品牌联盟网 > 品牌专栏 > 行业评论

上市6年停牌3年今退市:中国鞋王富贵鸟山河梦碎,归来不再少年

日期:2019-08-26  浏览:567  作者:刘永煊 来源:品牌联盟网

  覆巢之下无完卵。继百丽被高瓴资本收购续命重生、达芙妮频频关店货品积压成仙股之后,中国鞋王另一极富贵鸟,在停牌近3年后,8月23日正式退出了香港联合交易所。港交所决定自8月26日起取消富贵鸟的上市地位。

  是非成败转头空,不经意间已走过28载的富贵鸟,归来,已不再是少年。

  据8月12日富贵鸟发布的公告称,2019年8月9日,联交所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九时起取消。公司现正寻求法律意见并可能根据上市规则第2B章就取消上市地位决定提交上市覆核委员会作进一步及最终覆核。期间,8月21日,富贵鸟按捺不住再发公告申请复核取消上市地位,可惜,8月23日还是传来了退市的消息。

  无独有偶,国内诸多传统服饰鞋业老牌,正在互联网巨轮及新经济时代浪潮摧枯拉朽之势下日渐式微。班尼路、佐丹奴、百丽、达芙妮、贵人鸟……传统一线老牌的溃败始终未给业界止损形成前车之鉴,反而形成了近似骨牌效应般的囚徒困境。

  尽管诸多传统老牌在70至80后的心目中仍留有一席之位,然在90、00后等新生代眼中,其品牌印象判若无物。曾一度登顶产业与市场宝座的历代“中国鞋王”已徐徐老矣,却还要在新时代里强作精神当少年。而港股上市的老牌企业富贵鸟的折翅,正埋葬着昔日传统老牌没落的悲哀。

  黄山归来不看岳,看岳,已不再是黄山。

  富贵终如浮云

  正如其名,富贵鸟曾一度是如此的富贵。

  据公开资料显示,创立于1991年的“富贵鸟”1995年起生产男装皮鞋,1997年又将生产线扩展至女鞋品类。随着1995年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富贵鸟集鞋服研发、生产、销售于一身。随后几年,富贵鸟皮鞋产品持续开挂,“中国真皮鞋王”、“中国驰名商标”“市场竞争力品牌”等称号纷至沓来。

  期间,如日东升的富贵鸟,在品牌营销方面也舍得花钱,请了包括中国国家队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在内的当红名人明星作代言人。而且,富贵鸟的产品线在迅速扩展到服饰领域后,还取得了不错的市场表现。富贵鸟自2004年起就授权第三方销售男装,到了2011年5月起更是自行销售男装。

  2012年,富贵鸟从注册资金不足10万元的手工作坊,成长为中国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及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令人侧目。2013年12月,富贵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迎来了品牌高光时刻。高峰时期,富贵鸟的零售网络更是遍布全国几十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3000多家门店。据2015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富贵鸟表示其在全国有3127家零售门店。

  然而,正当富贵鸟发力资本市场展翅高飞的时候,却遭遇了人生的反转。上市后,作为一家老牌制鞋企业没有继续夯实基业却在多元化道路上跑偏,旗下发展了矿业、P2P、小额贷款等10家公司,其出发点竟然是因为当时鞋业市场不景气企图借助金融杠杆突围。

  主业不稳,副业未取得预期反而消耗了大量资本与精力。于是,富贵鸟公司的营收开始喋喋不休,短短几年间从盈利变成了亏损。据统计,富贵鸟在2011年至2014年的营收分别为20.37亿元、23.83亿元、29.19亿元、29.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亿元、3.78亿元、5.19亿元、5.58亿元;从2014年起富贵鸟的业绩增速明显放缓,2015年净利润不到4亿元,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净利转亏至1088.73万元……

  而公司走下坡路,从其员工数量也可见一斑。据悉,富贵鸟员工人数时接近1万,而2013年上市该公司员工数量一直萎缩。据富贵鸟年报显示,2014年6月30日公司拥有全职员工数量为5729人,而当年底员工却减少至5170人,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公司员工数再降至4401名。

  持续的业绩颓势表现,让富贵鸟最终折戈H股市场。2016年9月1日起富贵鸟股票停牌。当时,富贵鸟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等,董事会延期及2016年中期业绩也延迟刊发。自此,投资者和多方机构陷入了漫长的复牌等待。

  停牌期间,富贵鸟营业额和利润一直呈下跌趋势:营业额从近30亿的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亿,净利润也在2017年上半年由盈转亏,此后,再无最新业绩更新。而目前,富贵鸟公司官网还能正常访问,但其“大事记”早已不再更新,仅定格停留在2015年。

  就当前业态而言,“家里有矿”的富贵鸟目前状况已垫底。那么,富贵鸟目前大概有多少债务?

  根据国泰君安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29亿元,发行人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截至2017年12月31日,发行人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其中,包括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固定资产1.15亿元。

  至此,富贵鸟上市6年停牌3年终退市,几十亿债务怎么还?

  行至水穷处,富贵终如浮云。

  股票折成废纸

  据联交所发函,富贵鸟的最后上市日期为2019年8月23日,而富贵鸟方面也一直在作最后努力,但不能继续展翅启航的富贵鸟退市已成最终归宿。

  目前,富贵鸟股价报显示为停牌前的股价3.88港元/股,公司总市值51.89亿港元。而据统计,富贵鸟涉的相关债权人逾200家,随着公司上市地位的取消,投资人手中股票恐成废纸,血本无归。

  其实,按照香港交易所上市新规,富贵鸟从2018年就因长期停牌收到“警告”,并预计如果到2019年7月31日公司还未达成经修订复牌条件、恢复股份买卖,香港交易所将建议上市委员会开展取消公司的上市地位。而这一限期已过,富贵鸟早就游走在退市边缘。尽管今年7月31日,富贵鸟还曾发布公告称正在进行破产重组,将根据破产重组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不过,基于沉重的债务,富贵鸟的复牌已是有心无力。据悉,为缓解资金压力,偿还部分短期银行贷款、调整债务结构及补充一般运营资金,富贵鸟公司在2014至2016年间分别发行了超过20亿企业债。其中,富贵鸟发行的“14富贵鸟、16富贵鸟SCP001、16富贵01”三只债券,分别为8亿元、4亿元和13亿元。然而,伴随着企业低走,富贵鸟的债券价格一度雪崩。

  2018年3月1日起,仅仅四个交易日,票面价值100元的14富贵鸟从每单位103.8元急跌至8.56元,累计91.75%的跌幅也一举创造了中国资本市场史上最低价公司债产品纪录:3月1日,14富贵鸟复牌后深度下跌83.14%,次日再度下跌14.29%,3月5日下探12.53%,3月6日再跌34.76%。而截至目前,“14富贵鸟”及“16富贵01”两只债券都已显示了实质性违约,一大批公募基金及券商机构投资者都已踩雷。

  如今,富贵鸟的信用等级已由AA下调到CC,展望为负面。而CC级则表示“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如企业破产清算,债权人的利益追溯将变得堪忧。而且,2018年3月21日富贵鸟还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通知书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和债券募集资金使用违规,根据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有消息称,在2017年的一起买卖合同纠纷中,福建晋江福兴拉链有限公司要求富贵鸟支付不到6万元的货款,但富贵鸟方面却有心无力,可见其捉襟见肘。到了2018年,更有媒体报道称,富贵鸟有一半厂房已停工。

  值得注意的是,富贵鸟创始人之一及执行董事林国强2017年6月去世,同年12月其子女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轰动一时。而这都源于林国强在富贵鸟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子女并不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由此也可见,负债累累的富贵鸟已积重难返。

  2019年5月网上流传过一份被债权人否决的富贵鸟的重整计划草案,里面“以鞋抵债”的债权清偿方案一度引起热议。该方案中富贵鸟的普通债权清偿率仅为2.5%,而且还不是用货币资金清偿,其中一大半还要靠购物代金券来偿还。按照这个清偿方案,100元的债券到手只有1.11元现金和1.63元购物券,而且,债权人在取得购物代金券后需在3年内到指定直营门店消费提货。这相比雏鹰牧业“以肉偿债”的方案,有过之而无不及。

  若如此有点无稽的清偿方案真出自富贵鸟之手,那只能说富贵鸟的股票已形同废纸,而企业也确实到了万般无奈的地步了。

  投资失利之痛

  对于公司业绩的持续低走,富贵鸟方面曾解释称,主要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然而,这个股票停牌影响企业发展的说辞俨然不够严谨,因为,富贵鸟的走下坡路与发展颓势恰恰是从上市后才逐渐显现的。

  根据富贵鸟的历年年报,其在2013年公司上市前,富贵鸟的归属净利润都有双位数百分比的增长;而公司上市后,公司利润急转直下。2011至2013年,富贵鸟归属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13.79%、27.47%和37.13%。而到了2014至2016年,富贵鸟的利润分别降到了4.5亿元、3.9亿元和1.6亿元。伴随业绩下滑的还有富贵鸟不断攀升的债务,2014至2016年,富贵鸟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9.56%、45.18%、56.78%。

  对于富贵鸟上市后的业绩下滑,业界普遍认为与富贵鸟的多元投资及财务管理不善有关。而随着富贵鸟的停牌,这些问题更是显山露水。据报道,从2016年起,富贵鸟高层就进入人事震荡,多位核算师、财务总监、董事辞职。有消息称,这些岗位的离职都与财务、公告披露等问题相关。

  不过,与其说导致富贵鸟溃败的是多元化与财务管理不善触雷,更深一层地说,应该是沉迷资本游戏遗忘主业的苦果。

  面对鞋业市场不景气,为缓解巨大资金压力,富贵鸟曾经进军童鞋童服市场无果,之后便转投金融、房地产、矿业。自此,富贵鸟走上了自身并不擅长的资本运作、盲目多元化发展之路。而这,正如饮鸩止渴。在鞋业光芒万丈的富贵鸟,在P2P、小额贷款、房地产、矿业等新领域10家企业的投资近乎是“两眼一抹黑”,不但进一步分散了做主业的精力,还陷入了金融、地产、矿业等“异常烧钱”的资金密集领域

  本作品由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品牌联盟网,作者:刘永煊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