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联盟网 > 品牌专栏 > 行业评论

陈士信:太古洋行——比百年企业多50年(一)

日期:2022-04-14  浏览:11090  作者:陈士信 来源:品牌联盟网

  太古是一家堪称古老的企业,清朝时已与中国有贸易往来。根植亚洲,经过超150年的发展,形成产业遍及商贸、航运、制糖、航空、饮料、地产……的综合型跨国公司。它并非中国的民族企业,而是一家老牌的英资洋行。一位网友评论太古:动荡年代就已经看好中国,眼光如此高瞻远瞩难怪百年不倒。

  日常购买一罐可口可乐,留意一下出品企业——太古可口可乐,太古是何方商业神圣,能在“全球品牌价值第一”的品牌加上前缀?偶然在一线城市喝咖啡的时候,附带送上一包太古糖,还有三里屯太古里、香港太古城,甚至还有厦门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事实上,它们之间确有“千丝万缕”之关联,仔细梳理,目光得以投向这家公司——太古洋行(太古集团)。回顾一家百年企业之辉煌历程,我们往往可以得出一些结论:一代白手起家真不易、真本事,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二代三代腾飞容易多了;多元化、多区域产业发展,更抗风险,更抗经济周期;从单元业务到多产业跨国公司,或许没有太多战略发展规划,很多是从既有业务进行衍生或延展——给立志创业的青年们的一点启示或许是,先出发,后面可能链接到更多资源或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太古洋行(Swire)起源于1816年在英国利物浦创立的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外国许多著名企业是以创始人之姓氏来命名,太古洋行也是,从创始人John Swire(老斯怀尔1793-1847),我们看到了这家企业的脉络。

  1866年12月,在上海福州路四川路口的吠礼查洋行的老房子里开业,据称,《北华捷报》刊登了开张广告。其中太古洋行的英文拼写是“Butterfield & Swire”(Butterfield是合伙人,一年多后退出,公司名称保持不变),而威妥玛拼写是“Tai-Koo”——其后也一直使用——其在大中华区业务多以太古TaiKoo为名。威妥玛式拼音法,由英国人威妥玛(Thomas Francis Wade)等人合编的注音规则,在1958年前广泛用于人名、地名,如专有名词I-ching(易经)、Tai-chi(太极)等。“Tai-Koo”为何翻译为太古,有一种重要的说法:太古是当时英国驻上海一位外交人员(Thomas Taylor Meadows)在公司开业时,为公司带来吉祥的意义,特意为公司取的名字。据称,此人毕业于慕尼黑大学,对汉学颇有研究。稍微巧合的是,英国人威妥玛(Thomas Francis Wade)1871年任英国驻华公使,1883年回国,有没可能是同一个人或同一家族成员?而这家在当时并不起眼的“Butterfield & Swire”,此后将为超级洋行太古打下基础。

  白手起家并不容易,John Swire“算是”白手起家。他出身于英国小镇哈利法克斯,据称家族在那里是地主,他的祖父和父亲从事羊毛贸易业务。随着美洲新大陆的崛起,质优价廉的棉花纺织品更具竞争力,羊毛业受到巨大冲击,这直接导致了他祖父及父亲相继宣布破产!当时,利物浦是英国一个繁荣的贸易中心,年仅十来岁的John Swire决意前往。前期,他在一家亲戚开办的公司当学徒,但他“努力工作,经过短短几年,终于在1816年开设自己的公司”,努力工作、短短数年,八个字“掩盖”了他的艰难打拼和商业天赋。这家公司主要从事原棉进口和棉产品出口——纺织品成为太古早期业务的主线,并由此衍生出轮船航运等诸多业务。

  1847年之后,“斯怀尔二代”正式接班,在前人的基础上,极具商业天赋的兄弟之一的John Samuel Swire开始开疆拓土。据相关记载,John Samuel Swire20多岁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游历,并设立分公司。比如,通过在墨尔本设立的分公司,出口种类繁多的货物到澳大利亚,健力士啤酒是其中之一——太古于1860年代从事健力士啤酒瓶装业务——这或许为其后庞大的饮料业务,埋下“伏笔”。随着英国在远东殖民的侵略扩张,“斯怀尔二代”把战略目光投向东方:一边以销售从英国运来的纺织品为核心业务,一边从中国把珍贵的茶叶、丝绸运往英国、澳大利亚、美国的分行进行销售。“斯怀尔二代”在各地创办洋行(分行)作为贸易商品的采买、分销支点,延伸产业链条,降低成本,赚取更多利润——在这种模式运行下,1866年11月,英国绅士John Samuel Swire来到旧上海外滩,缓缓走下由英国驶来的轮船。当年12月,太古洋行在上海开业。它的成立,标志着太古洋行在中国正式起步。

  “航运之王”

  先来说说“蓝烟囱”轮船公司:旗下轮船烟囱上都有一圈蓝色,醒目好识别,估计由此得名;它专营远洋航线,在上海港购置土地,于1910-1924年陆续兴建第一至第四泊位,据载“岸线长1800英尺、仓储五万吨”,是当时上海最长的码头,曾被称为远东最先进的码头,可谓实力雄厚;“蓝烟囱”的老板霍尔特来自利物浦,是斯怀尔的朋友,实打实的老乡,后者也是“蓝烟囱”股东之一。

  接下来要上演的是老板+职业经理人“黄金搭档”,推动公司高速发展。极具商业天赋的John Samuel Swire,把战略眼光投向了航运业——太古洋行是“蓝烟囱”驻上海的代理人。斯怀尔眼光独到,他到上海不久,就对中国内河运输未来前景非常看好——通过上海-长江航运的“黄金水道”,就可以把世界各地的产品与辽阔的长江流域进行连接!于是1867年他去游说他的老乡,提议设立一家“蓝烟囱”分公司来经营长江航运,可惜对方没有意愿。只能搁置。

  4年之后,斯怀尔仍然对航运念念不忘,于是几个月之后,大致在1872年他以36万英镑创办太古轮船公司,资本是“蓝烟囱”创办时的2倍以上。斯怀尔曾设想在中国募集资金创办轮船公司,未果,转向英国筹集36万英镑资本,斯怀尔兄弟、造船公司家族、霍尔特家族等成为主要股东。从其它轮船公司买来两艘二手轮船,同时向船舶制造商发出三艘新轮船的订单,开启了航运业务。

  开辟沪港航线之后,为了快速介入航运业,太古洋行首任大班威廉·朗办了件极重要的事,决定以并购的方式进入。当时旗昌、怡和洋行及公正轮船是行业先行者,公正轮船实力较弱,威廉·朗把目光瞄准了它,并展开了洽谈。旗昌也有意并购公正轮船,但它对后来者太古轮船非常轻视、大意,事实上这位后来者“足智多谋”且实力不弱。威廉·朗与公正轮船秘密进行商议,公正轮船开价26万两白银!公正轮船还是有些资产的,比如码头、轮船,上海码头有长期租约,沿岸还有许多资产,这些对于太古轮船开展业务是比较急需的;再做一个假设,旗昌把公正轮船拿下,太古轮船的胜出几率就很小了。他把这些信息迅速向英国的老板做了汇报,斯怀尔这个老板相当给力,拍板同意,并从英国直接运了26万两白银到上海!太古先下一城,当时旗昌现金储备超过75万两。

  随后,在规模战、人才战、客户战这“三大战役”,太古轮船向航运业发起了猛烈冲击。想在长江航运上立住脚,船队规模至少要达到4-5艘,并购成功走好了第一步。太古轮船老板想好了,有了股东的支持就有资金支撑——亏损的准备都有了,能以低的价格抢客户。接着,太古轮船重金挖角,先后以“无法拒绝的开价”——并无股份的职业经理人可以拿到8-20%的利润分成——请来了郑观应、晏尔吉。郑观应是非凡之才,曾就职于宝顺洋行,还写了《盛世危言》,任职8年后到招商局任帮办。晏尔吉,可以讲流利的汉语,行业经验丰富,熟悉本地托运人,威廉·朗发现了他。1873年,晏尔吉从美商琼记洋行跳槽到太古,主管沿海轮船,任职长达30年。在郑观应、晏尔吉操盘下,太古轮船以新激励措施提升中国托运人(中间人、买办)的积极性,通过拍客在中国人中发展业务,吸引中国人的货运,在经营中慢慢占据上风。在晚清轮船航运业的大战,可谓精彩纷呈,如果把它比喻成一部电影,那么三大洋行太古、旗昌、怡和与中国的招商局是四大主演。

  本作品由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品牌联盟网,作者:陈士信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