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专家 > 品牌观点

魏则西风波与张宏杀医的悲哀

分享到:
日期:2016-05-10 浏览:503 作者:路胜贞 来源:品牌联盟网

  张宏将刀子插进了医生的胸部。三刀,直接插在心脏上。

  魏则西的事件,勾起了我对张宏的记忆。虽然张宏杀医案没有像魏则西这样大的波澜。

  但张宏杀人,我最初只是惊愕,不相信,张宏对我而言算是很熟悉,因为是我的一位做教师的朋友的邻居,住在子弟中学的平房里,晚上无事,我们会打几把扑克。

  杀人后的张宏被警察抓走了,但很快又放了回来。不是医生没事,医生中了3刀,扎进一根手指还深。当时就倒在地上,没有离开医院的工作台。

  但张宏被警察认为精神出了问题,按照法律,张宏没有被判刑,责成家属监护。张宏的妻子是英语教师,张宏是技术员,企业子弟,出身不错。父母是建厂时就扎根在企业的老职工,儿子在子弟学校读小学,算是家庭中等,让许多外来子弟羡慕的家庭。

  张宏性格很温和,有一切技术人员的谦和儒雅。标准的普通话和白皙瘦高的身材,这与我们这些外来子弟最大的不同。我们打扑克时,经常聊些企业里的事情,聊身边的同事,聊企业的一些历史和前景,也会聊一些诸如房子、改革之类的很近也很遥远的事情,张宏条理清晰,从来没有表现出来异样。甚至,我觉得张宏在这个企业里有很好的前途,甚至可能走上我们这个企业的领导岗位。

  听朋友说张宏杀死医生的消息,没有人相信。但是大家都说是真的,我的第一反应是,完了,一个家庭和另一个家庭完了。当然,知道这个消息时,并不是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时,张宏也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如何自杀,我没有听朋友们细说,也不愿意去问。我知道张宏之所以选择这么一条道路,一定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煎熬和痛苦,只是我听说张宏患有抑郁症,花了不少钱。去问医生,不知道医生如何解释的,但是能看出来医生的回答张宏不满意,张宏回家往怀里揣了把刀子,返回医院,看挂着听诊器的医生在那里坐着与别的患者谈话,张宏没有吭一声,直接就动手了,医生也没有来得及呻吟,就倒在了地上,排队的病人都吓傻了。

  张宏妻子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和我们这些农民子弟一样,从农村努力到城市,分配在学校教初二英语,有时候看我们打扑克,张宏的妻子有时可能唠叨几句,但是心直口快,也是有分寸的人。我料想不出还有什么样的理由让张宏将医生视为生死不共的仇人,张宏有如此大的怨气。

  没有人过多的去提及这些事情,我只是从只言片语中知道,张宏大概是要买楼房的,张宏的愿望是搬出学校的平房。平房的阴暗潮湿和狭小,我是知道的,不到十平米的房子的房子,勉强能安下一张床和一些简易的家居,一家三口挤在一起,妻子晚上要备课,孩子要做作业,张宏不敢在家看电视,只好跑到邻居家和我们打扑克。

  张宏应该是能买的起楼房的,妻子收入应该算是中等,自己收入也是中等。加上是子弟,父母周济一点,应该不是难事。

  张宏应该是有个蓝图的,像我们许多努力的工作的普通人一样,盘算着自己买一套几居室的楼房,妻子可以安静地备课,自己可以在下班后看足球,儿子关在自己的卧室里做作业——这是一个标准的城市家庭的生活。

  但张宏的蓝图可能被撕破了,仅仅是因为自己得了抑郁症。我不懂抑郁症,只知道崔永元说自己得了抑郁症,但是我看崔永元并没有什么异常。也许我们并不懂抑郁症真正的痛苦。但我知道,张宏和妻子积攒的买房子的钱,可能就是因为就医的过程中,被医院逐渐划走了。

  当时,张宏的钱是不是像今天魏则西那样被划走的,我不大清楚。但是我知道,张宏原本是可以在自己企业的医院里就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张宏会舍去企业自己的医院到外边的医院就诊,也许是抑郁症不属于报销范围,也许不想让身边的人知道自己患了抑郁症。

  就像我们一起打扑克,我从来没有看出来张宏有任何的不正常一样。

  企业也许是一个小社会,张宏想保留一点隐私。但是张宏的隐私得以暂时保留,自己买房的希望缺变成了泡沫。

  不知道,那段时间张宏经受了什么样的压力,直至最后彻底崩溃。

  被张宏杀死的医生很年轻,据说不到30岁,也应该是一个与张宏一样有一个家庭有自己的蓝图的知识技术人员。但是张宏在杀死医生后,没有宽恕自己,他选择了自杀,虽然警察没有让他入狱。

  今天我不知道张宏当时心里究竟想了些什么,就像我们无从知道魏则西在对医疗的失望后,心里的失望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无论是魏则西还是我熟悉的朋友张宏,都是生活在西安这个古老的城市里的人。只是,魏则西走的凄凉而无奈,还夹杂着无尽的遗憾。张宏,走的暴烈而带有悲怒的成分,尽管我知道张宏不是骨子里是那种暴戾的人。

  今天,又听说广东医生陈忠伟被杀事件。我不知道杀死陈忠伟的患者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在今天,我有理由更多的反思医疗制度的种种缺失的时候,我们希望无论是凄凉无奈的,或者暴戾极端的事情都不要再发生。因为大家都是普通的人,一个人的悲剧,要许多亲人去承受。生命如此之轻,话题如此之重。尽管张宏的事情,要比魏则西早得多,也比许多杀医案要早一些,但是将自己曾经很熟悉的朋友的往事再次撕开给人们看,是因为,这些悲剧背后,我们也许能看到许多的事情,许多的人,也许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一切都难以简单的用憎恶和同情来概括。

  今天借着魏则西风波的风口,再次将张宏杀医的事情翻出来,因为是觉得,张宏的事故出在医疗商业化的初期,也就是那时候起,医患的矛盾就已经出现了,到今天都没有解决。

  许多的人依旧在付出代价,而且代价深痛!

  本作品由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品牌联盟网,作者:路胜贞

TAG:魏则西 风波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相关资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