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联盟网 > 品牌专栏 > 品牌观点

割肉君乐宝,拔草贝拉米“踩钢丝”:蒙牛对标“双千亿”之惑

日期:2019-10-02  浏览:151  作者:刘永煊 来源:品牌联盟网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若无烦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夏未尽,秋已至。最近,因“买卖”烦心的乳业巨头蒙牛秋燥似乎来得早了些。

  7月份以40.11亿元出售了“现金奶牛”君乐宝的51%股份的蒙牛,又在9月16日发公告宣称,以总对价不超过14.6亿澳元收购贝拉米,交易价折合人民币约70亿元。

  蒙牛与贝拉米这一笔“大胆”交易曝出后,投资市场反应不小,而贝拉米的利好大于蒙牛。港股上市的蒙牛乳业股价连跌,而澳洲上市的贝拉米股价却大涨。

  据业绩报告显示,一方面,君乐宝在2018年为蒙牛贡献了约20%的营收、10%的利润;另一方面,截止2019年6月30日,贝拉米公司营收2.66亿澳元,税后纯利为2170万澳元,相比于2018年同4280万澳元盈利,同比下降约50%。

  值得注意的是,收购公告显示贝拉米净资产约2.323亿澳元,而蒙牛给出的14.6亿澳元收购价格已是超高溢价。

  对于蒙牛而言,溢价收购将为企业带来数十亿的商誉;而对于业界而言,蒙牛出手赚钱的“本土骏马”君乐宝的“潇洒”,以及入手利润下降的“海外豪门”贝拉米的“阔绰”,其“拔草”与“剁手”背后,有着急于“补血”奶粉板块、构筑商业版图闭环和壁垒的迫切。

  在业界看来,2020年将至,2017年许下的“2020年销售额和市值达到千亿元”的“双千亿”承诺如何兑现,蒙牛的铤而走险,犹“踩钢丝”般让人惊呼不迭。

  无可奈何“君”欲去:蒙牛奶粉板块频告急?

  善始者众,善终者寡。把企业养肥了再转手卖,这已不是什么不见得人的神逻辑。

  然而,就蒙牛与君乐宝的相爱与分手一事上,不是蒙牛的“始乱终弃”而是“情非得已”。这一蹊跷的交易上,在一定程度上是,“蒙牛给君乐宝的自由过了火”。

  |分手|

  就促成蒙牛“割肉”君乐宝一事上,蒙牛一再陷于被动。

  有媒体信息披露称,近年来,河北省政府一直希望有企业能承担起复兴本省乳业使命,早在2015年,河北省政府就与中粮、蒙牛方面商谈“君乐宝单飞”一事,而从2016年起更被摆上了“台面”。到了2019年4月,河北省政府更公布了《2019年河北省奶业振兴方案》,表示要培育乳品加工领军企业,做大做强龙头企业,明确提出支持君乐宝乳业集团主板上市,拓展融资渠道。

  另外,从蒙牛与君乐宝股权收购方的股份转让协议也看出了端倪。交易中,股权购买方为鹏海基金及君乾管理,而鹏海基金隶属河北省国资委旗下的河北建设投资集团,君乾管理则是一家今年3月才成立的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国资背景的鹏海基金,以及“适时而生”的君乾管理的联手,其意旨在促成“君乐宝回归单身”,并在资本市场谋求独立上市。

  不过,无论如何,入手君乐宝9年的蒙牛已赚翻。

  2010年11月,蒙牛蒙牛以4.6亿收购君乐宝51%股权成股东后,君乐宝的股权估值也从9年前的9.2亿元,飙升到了近80亿元。到了2019年以40.11亿元“出手”,单这“一进一出”的交易,蒙牛就赚了近9倍。而且,当年君乐宝营收不过10个多亿,而2016年其营收飙升到了80亿,自2017年起更是每年就给蒙牛贡献了上百亿营收。

  |囚徒|

  但没有了“君乐宝”的蒙牛,难免如“痛失爱子”般难掩落寞,蒙牛也亟须优质资产加码提振“军威”,尤其是其在奶粉业务的布局上恐陷入“囚徒困境”。

  因为,尽管蒙牛旗下拥有多个奶粉品牌,但都“不太耐打”,市场表现不佳。旗下雅士利、多美滋等昔日优质品牌已沦为“扶不起”系列,可见蒙牛方面如“困兽”般的“心急如焚”。

  回溯2013年,为弥补自身奶粉业务短板,蒙牛斥资113亿港元,获得雅士利51%股权。对于寄予厚望的雅士利,蒙牛还逐渐将欧世蒙牛等集团奶粉业务转入雅士利,并先后投入了超过11亿元支持雅士利的新西兰建厂。到了2015年雅士利又以12.3亿港元价格,向达能入手了多美滋中国全部股权。可惜,2013年“恒天然事件”让多美滋品牌颜面尽失,跌出国际一线品牌阵营,多美滋中国三年间也累计亏损了25亿元。

  奋战多年后,倾注了蒙牛多年心血与资产投资的雅士利的表现始终不如人愿。

  据雅士利的历年财报显示,2013年至2016年,雅士利营收从38.90亿元下滑到了22.03亿元,归母净利润从4.38亿下滑至-3.2亿元。而2016年蒙牛业绩的滑铁卢,也是蒙牛最近10年唯一的一次亏损,归母净利润-7.51亿元,同比下滑131.73%,也有雅士利的“一份功劳”。

  2016至2017年,雅士利的营收分别为22.03亿元、22.55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2亿元、-1.8亿元,连续两年亏损。2018年雅士利情况好转,营收30.11亿元,净利润5227.5万元,但经营溢利却仍亏损1.32亿元。直到雅士利2019年的半年报才显露喜色,雅士利营收17.47亿元,归母净利润3428.60万元。

  但即便雅士利终于扭亏为盈“不再拖后腿”,但其在市场上的表现早已让蒙牛“伤透心”,也已无法支撑蒙牛对奶粉业务扩张的信心与野心。于是,面对“贝拉米”的抛媚眼甚至投怀送抱,蒙牛已难以“坐怀不乱”。细究起来,多年来“扶不起”的雅士利,是促成蒙牛企图收购贝拉米“围魏救赵”的主要深层原因。因此,即便此次收购不是“贝拉米”,也会有另一个“贝拉米”补上。

  于是,蒙牛、贝拉米“郎情妾意”一拍即合。一方面,“恨嫁”的贝拉米看中了蒙牛及其背后中粮的资源以拓宽其在中国市场销售渠道,企图挽回业绩颓势,而股权被收购还可实现股东高溢价退出;另一方面,“分手空窗期”的蒙牛看上了贝拉米的高大上品牌形象、口碑及优质奶源,并企图借此扩大澳洲及东南亚等海外市场布局,更好地反攻中国大陆市场。

  素未谋面“贝”将来:动力不够,外援来凑?

  无论外界如何猜疑,“断臂”君乐宝,“续弦”贝拉米,弃“君”娶“贝”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在蒙牛方面看来,一切,都不过是多方合力顺理成章的结果,尽管有难掩割肉之痛与火急火燎般的焦灼。只是,蒙牛2020年进军“双千亿”目标恐再生变数。

  |熄火|

  在业界看来,“千亿”考期将近,失去了君乐宝的蒙牛,犹航天火箭熄掉了一个动力助推器。毕竟,诸多数据显示,君乐宝是蒙牛手中的一张“王牌”,是真的“宝”。

  回看2014年低价高品的君乐宝奶粉横空出世,让“国际品质、国际价格”定位的君乐宝奶粉成为行业“搅局者”,也带动了国内一众本土奶粉品牌回归中国消费者的选购视野。短短几年间,君乐宝就闯入国产奶粉第一阵营,登陆香港、澳门市场,其奶粉业务更是占到了集团总收入近40%。

  2017年君乐宝挺进了中国乳业百亿俱乐部、杀入乳业前四强,到了2018年君乐宝为蒙牛贡献了百亿元营收及3亿多元净利润,如今君乐宝已成为华北地区的酸牛奶生产基地。据数据显示,蒙牛2018年总营收689.77亿元,其中君乐宝的130亿营收,就近乎占了总营收的五分之一。

  那么,一手好牌“君乐宝”拱手让人,在冲击“双千亿”路上又少了一个百亿筹码,而且,还在市场里还平添了一个“劲敌”,简直是“放虎归山”。

  不过,事已至此,逝者不可追。犹如失恋期的单身男女急于寻求寄托走出“失恋阴影”一样,蒙牛也惟有以更开放的姿态拥抱未来,以投资心态继续加码自身的产业版图,提升品牌竞争力。出售君乐宝股份后套现40多亿,又快速加价投资收购了贝拉米,可见一斑。

  |续弦|

  而且,随着今年4月陈朗成为蒙牛新一任董事长,蒙牛的“投资心态”也表现得更明显。这位来自华润系的舵手曾参与了众多重大并购及资本运作,其丰富的资本运作经验是蒙牛方面异常看重的。那么,基于蒙牛提出的“双千亿”的目标,“适时入手”贝拉米为集团业绩加码,犹箭在弦。

  据悉,成立于2004年的澳洲本土企业贝拉米,旗下拥有涉及到从婴儿到幼儿所需的30多种产品,依靠海淘的“线上直通车”,一度成为“网红”。而贝拉米70%以上的营收均来自中国,为此,贝拉米还邀请了孙燕姿作代言。澳洲品牌及有机奶粉奶源,以及其在中国及澳洲市场的表现,正是蒙牛所看重的。

  蒙牛方面也曾回应称,贝拉米所在的有机婴幼儿配方奶粉和婴儿食品市场将会为公司带来新的盈利增长,也是蒙牛一直致力于国际化战略的重要一步。

  不过,送走了本土的“君乐宝”,迎来了洋气的“贝拉米”,就能实力倍增助蒙牛进军“千亿俱乐部”路上一往无前了吗?

  据数据显示,近几年来贝拉米的营收及利润表现平平,处境甚至还有点尴尬。

  2015年贝拉米营收1.26亿澳元,到2018年才增长至3.28亿澳元,但2019年营收又下滑至2.66亿澳元。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才扭亏为盈的贝拉米,净利润还处在下滑期。而且,缺乏亮眼业绩表现的贝拉米,至今仍未获得在中国的配方注册资格。那么,未通过中国的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就意味着其相关产品不能在国内生产和销售,只能主要通过海淘等线上渠道进入中国。

  受正式配方注册资格因素影响,2018年贝拉米在中国线下渠道的销售额在企业整个财年销售额占比不足6%。贝拉米方面也曾表示,导致公司利润下跌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至今未获得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颁发的配方注册证。

  据资料显示,贝拉米此前一直依靠澳洲乳制品公司Bega(百嘉奶酪)代工,可惜这家工厂在2017年2月被美赞臣收购了。据中国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制要求,没有工厂企业就无法获得配方注册,为了保住在中国市场销售资格,同年6月,贝拉米收购了获得中国认监委注册的位于澳洲墨尔本的一家工厂。

  可惜,当年这家墨尔本工厂所生产的丽维婴幼儿奶粉、较大婴儿奶粉、幼儿奶粉等,就因标签不合格被退货或销毁处理,该工厂也被暂停了在华注册资格,直到2017年8月9日才获得中国认监委恢复注册。而且,除了奶粉之外,贝拉米的部分婴幼儿辅食产品也曾因质量问题被下架处理。

  而且,即便贝拉米定位剑指高端,但就价格区间划分而言,贝拉米的奶粉也未算真高端。

  

  本作品由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品牌联盟网,作者:刘永煊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