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联盟网 > 品牌专栏 > 品牌观点

市值缩水、增长遭遇天花板,女掌门成老赖:金嗓子缘何一再失声?

日期:2020-06-17  浏览:13288  作者:刘永煊 来源:品牌联盟网

  万般皆下品惟有商誉高。

  近年来商界有些魔幻,不是生意难做老板跑路,就是疫情冲击美股惊现多次熔断以及不少企业发不起工资、甚至破产,还有就是瑞幸等中概股冷不防就被机构“做空”。

  有人说,老赖变年轻了,也有人说老赖变老了。

  继贾跃亭、王思聪、罗永浩等知名人士也“接连翻车”成老赖之后,最近曾无比低调的“广西金嗓子”创始人也被曝“被限制消费和出境”,年近74岁的江佩珍再一次刷新了老赖的年龄上限。

  尽管,在江佩珍草根式逆袭创业的背后,以及让足球先生罗纳尔多身穿印有“金嗓子喉片”球衣、拿着“金嗓子喉片”开怀大笑的广告的神来之笔,还有靠一两款产品打天下构筑的品牌商业帝国的传奇,是多么的励志与神奇。

  改头换脸,老太变老赖

  企业家都会无比珍惜自己的“羽毛”,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公司的“活招牌”,这也是一些企业创始人会把自己头像掺和到产品里的原因。不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金嗓子喉片、金嗓子喉宝等产品包装上原有的男人头像,自2015年以后已换成了江佩珍的头像。

  而印在金嗓子产品上多年的男人头像,则是将金嗓子喉宝的配方无偿转让给江佩珍的教授王耀发,据称,这里面有江佩珍对老教授的致谢之意。那么,立志立业立言,产品包装上的头像变更,其实也有江佩珍欲进一步扬名立万之意。只是,让始料不及的是,一举一动都牵涉到公司及产品形象的金嗓子掌门人江佩珍,也会走到了“赖账”的路上。

  据5月26日发布的公告消息显示,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已被“限制出境”。

  而早在2019年7月,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就因未按要求履行支付广告费,被纳入失信企业,公司日常经营受到了影响,而该公司实控人江佩珍也被限制了消费。

  那么,江老太之所以成“老赖”,要追溯到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与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在2017年的广告费纠纷。

  据了解,早在2016年,金嗓子旗下子公司“金嗓子食品”推出了“草本植物饮料”,并通过广告代理商星空华文在《盖世音雄》、《蒙面唱将猜猜猜》中投放总计8000万元广告,并约定了收视率保障。但事实上,金嗓子食品方面仅支付了1300万元广告款,就以不认可《蒙面唱将猜猜猜》和《盖世音雄》收视率为由,拒绝支付剩余广告费,结果,遭到了星空华文的起诉。

  2019年,金嗓子食品被判需支付星空华文5167万元广告费,但金嗓子食品迟迟未履行。对此,星空华文向申请冻结金嗓子食品账户,但最终这笔欠款也因暂无财产可供执行,后来只执行了广西金嗓子银行存款149.15万元,扣缴执行费后向申请执行人星空华文发放了137.22万元。

  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9月,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因未按要求履行支付5194.98万元广告费,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除此,在2019年8月,江佩珍还因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产生38万元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收到了限制消费令。

  那么,大家是否应该相信有钱人都是现金少,钱都砸在投资、生产和股票上了吗?

  有消息称,金嗓子食品由红牛前总经理王睿负责运营,后因整体投入产出不成比例,很多费用都未实付。拖欠款的背后,其实是金嗓子老板江佩珍不愿为王睿团队摊子“买单”,而广告方则是咬定金嗓子不放。毕竟,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就是广西金嗓子有限公司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

  有意思的是,当时与星空华文发生纠纷前,广西金嗓子的法定代表人为江佩珍,而星空华文发起诉讼前,2017年5月5日江佩珍退出变更为公司高管黄建平,目前其法定代表人则为江世名。对此,金嗓子食品曾回应称,变更法定代表人与合同纠纷无关。不过,公司债务显然躲不过,江佩珍则有想“耍太极”、不想亲自纠缠其中之嫌。

  而星空华文的母公司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也在2020年4月30日的招股书中,多次提及跟金嗓子广告费用纠纷,并将其列为坏账。

  然而,尽管子公司及实控人都被列为被执行人,但“金嗓子”显然并不缺钱。

  对于金嗓子掌门人而言,江佩珍恐怕是在尝尽了此前“金嗓子喉片产品广告价值效应”之后,无法接受花重金打广告推广苦心研发的产品却失效的“挫败感”。

  据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广西金嗓子集团流动资产总计11.4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5.77亿元,流动负债4.63亿元,非流动负债998万元,资产负债率更是由2018年底的9.1%减少到了2019年的8.3%。

  于是,有履行能力却拒不支付所欠款项,金嗓子食品实控人江佩珍,就这样当上了老赖。

  至此,中国商界里,商品上敢打上头像的女企业家哪家强?格力董明珠、老干妈陶华碧、金嗓子江佩珍三位“铁娘子”,曾不相上下。而如今老干妈公司也曾曝出了不少问题,金嗓子江佩珍则直接“翻车了”,看来也只剩董明珠独领风骚了。

  取巧耍太极,从套路广告说起

  上得山多终遇虎。金嗓子公司与星空华文广告费的合同纠纷由来已久,但其与其它合作方也存在拖欠费用未结的“套路赖账”情况。

  据悉,比酷股份在2016年为“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提供媒体推广服务,后因371.32万元媒体推广服务费未能结清而状告金嗓子食品。而北京百纳唯奇展示设计有限公司则在2016年就“金嗓子品牌植物饮料”签署了《总经销协议》,后因157.95万元物料费用未结,也对金嗓子食品发起诉讼,金嗓子食品被判需支付物料费用157.95万元。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了这种能拖就拖的心态和作风套路,金嗓子被列为失信人,显然也实非偶然。

  不过,金嗓子集团的投机心态与习惯性套路,还要追溯到2003年江佩珍套路“肥罗”做廉价代言人一事。

  据报道,2003年足球明星罗纳尔多藉“皇马中国之行”,来到中国参加比赛。期间,江佩珍通过中间人邀请罗纳尔多参加私人宴会,声称一起吃顿饭、拍几张合影就给30万美元酬金。而罗纳尔多到场后,现场却有好几台摄影机对其狂拍,还被要求换上一件“金嗓子字眼的球衣”,拿着金嗓子产品摆姿势拍照。

  “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喉片,广西金嗓子。”就这样,2003年9月,罗纳尔多身穿“金嗓子”黄色球服,手拿金嗓子喉片,开心大笑露出一口大白牙,连同其吃力的中文发音和一系列的耍帅动作,如此“画风清奇”雷倒一片却堪称能洗脑的广告横空出世了。

  要知道,当时“获得三届世界足球先生”的罗纳尔多的代言费动辄就上千万,若非一线国际大牌都“不敢出手”。对此,来自中国民营企业的金嗓子品牌产品,也因此名声鹊起,红遍大江南北。

  当时还有报道宣称,国际足球明星罗纳尔多成为了金嗓子的产品形象代言人,其跟金嗓子老板江佩珍私交不错,还多次亲切称呼江佩珍为“足球妈妈”。

  而事实上,当时赴宴的罗纳尔多原以为30万美元只是饭局“出场费”,后来离开中国后,看到其“代言”的金嗓子喉片广告“横冲直撞”,才恍然大悟“被耍猴了”。而在这期间,江佩珍却带着有罗纳尔多宣传的金嗓子,出席到不同的足球活动中。

  于是,事发2年后,罗纳尔一怒之下将江佩珍告上法庭。可是,跨国维权费用不菲,耗时耗力,起诉一事便慢慢没了下文,后来,据称只好私了和解了。

  不过,罗纳尔多“代言”的金嗓子广告,在中国一播就是3年多,金嗓子品牌在巨星广告声势上的加持下赚得盆满钵满。这一巨星代言广告的“神操作”,也一度被业界誉为江佩珍的“成名作”。只是,很多人在奇怪喉片与足球的关联、以及金嗓子如何请了罗纳尔多代言一事上,并不知道其内幕。

  毕竟,在金嗓子成长发展的过程中,其广告宣传花销与本身就不小,而且当时金嗓子的年收入已达到了5亿元,毛利率超过了70%,重金聘请罗纳尔多做代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据数据显示,在2012年、2013年及2014年前三季度,金嗓子的广告开支就分别达到了1.26亿元、1.65亿元、1.12亿元,同期的宣传费用也分别达到了6157万元、4671万元、3960万元。

  后来,也许是出于对足球运动偏好的执念,又或者是为了平息舆论风波,金嗓子在2007年花费了1430万元,正式签约足球明星卡卡成为代言人。不过,这次真金白银的请巨星代言人,其性价比显然无法跟当年“罗纳尔多的30万美金擦边球广告”相提并论。

  商界有这么一句话,凭运气赚的钱,往往会凭实力亏掉。尽管套路罗纳尔多“廉价代言”等手法使得妙,但这种套路也只能套得一两个冤大头,以至于最后还是“搁不下脸”请卡卡代言“圆场”。眼下,广告商对金嗓子的不依不饶的追款,面对白纸黑字的合同,金嗓子尽管可以继续“赖账”,但名声方面显然已经“画风大变”,舆论上的指责更让其得不偿失。

  出来混迟早要还,天花板骤显

  对于一线国际大牌而言,暂时拖欠供应商款项的事也会有,但多不至于对簿公堂。一方面是名声很重要,另外一方面则是大牌产品卖得好并不缺钱。而星空华文与金嗓子食品拉锯战多年的广告费用纠纷的背后,根源在于广告主体“金嗓子2016年推广的草本植物饮料”的落败。

  毕竟,草本植物饮料的推广之初,金嗓子方面其实已准备好了足够费用。据金嗓子2016年财报显示,2016年公司销售及分销开支约为3.19亿元,同比增长24.9%,费用大幅增长主要是推广草本植物饮料投放广告所致。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据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金嗓子净利润为1亿元,同比下降33.4%。而金嗓子利润下降,究其原因,主要就是草本植物饮料业务亏损所致。而随着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在2017年的销售额继续减少,该产品的独家分销商还提请仲裁,要求终止投资协议等。

  而且,在新产品推广失利的阴影下,金嗓子近年来的收入增幅也不如人意。据Wind数据显示,金嗓子营业总收入在2016年至2019年的4年间,同比变动分别为8.5%、-18.72%、11.23%、14.76%。

  值得注意的是,从1994年发展至今,金嗓子拿得出手的创新新品也不过这个“草本植物饮料”而已。在新产品推广失利后,金嗓子更是多年来都没有再加大研发开辟新产品。

  根据金嗓子2019年年报表述,“自1994年以来,本集团已成功开发31款新产品”,“其中金银三七胶囊等8项为药品、21项为食品、1项为保健食品及1项为医疗器械产品。”而同样描述,在金嗓子2015年年报中就有披露。换言之,在这4年里,金嗓子的新产品研发近乎停滞。

  即便在2018年,金嗓子通过网络销售渠道新增销售“金嗓子喉宝都乐润喉糖及多款水果糖”,但这类产品显然只属于食品范畴,而且也未成气候。而且,鉴于金嗓子喉片缔造的过于强大的医药保健品牌形象,这些夹带疗效的食品类商品并未能很好地打开销路。

  至此,金嗓子旗下主力产品单一问题,已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痛点。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金嗓子集团的主打产品依然是其1994年推出的金嗓子喉片。

  据2019年财报显示,金嗓子实现收益7.97亿元,同比增长14.8%,其中金嗓子喉片销售额约占2019年公司收益的90.5%。而回溯到2015年金嗓子在港交所上市的辉煌时期,其旗下金嗓子喉片销售额就占到了公司收益总额的91.8%,而金嗓子喉宝则占整体营收的8.4%。另据财报数据显示,在2013至2016年间,金嗓子喉片营收占比分别为92.4%、92.4%、90.6%、91.8%和87.1%。

  可见,这么多年过去了,金嗓子还是靠一两款拳头产品“打天下”,是金嗓子喉片、喉宝这些产品撑起了金嗓子集团九成九的利润收益。

  那么,如果金嗓子的拳头产品能一直维持增长尚好,若出现变化则会危及整个集团公司的发展。例如,2017年金嗓子喉片销量的断崖式下降,就直接拖累了金嗓子集团的财报。据金嗓子半年报显示,2017年内公司实现收入2.36亿元,同比减少36.4%;净利润为2033.4万元,同比减少78%。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金嗓子的拳头产品“金嗓子喉片”已增长乏力。

  据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9年6年间,金嗓子喉片销量分别为1.27亿盒、1.29亿盒、1.24亿盒、1.01亿盒、1.04亿盒和1.13亿盒。整体而言,其销量并无明显增长,而且还出现下滑的势头。

  对于公司“现金牛”的疲软,金嗓子怎么破?据悉,为保证营收利润,金嗓子已对喉片进行多次提价。

  据数据显示,金嗓子喉片的每盒单价已由2012年的4.2元,上涨到了2019年的6.4元,提价幅度高达52.38%。为此,在金嗓子喉片出现销量下滑的情况下,金嗓子2019年的净利润依然达到了1.68亿元,同比增加约64%,这其实都是“涨价”的功劳。

  只是,随着物价上涨适当进行商品调价尚可,如每年都提价的话,就恐落入“当年东阿阿胶式的涨价怪圈”了,况且,竞品和替代品较多的金嗓子喉片,充其量只是保健类药,毕竟还不是“国宝级”的东阿阿胶。发展遭遇天花板的金嗓子,长此以往,恐怕会不进,则退。

  独木难成林,品牌老化最揪心

  从天喔蜂蜜柚子茶的淡出江湖,到大家拍照也不再大喊“田七”,再到富贵鸟退市、达芙妮巨亏、贵人鸟负债累累。事实证明,那些凭借王牌单品优势与单一营销模式扩张的企业品牌,都纷纷倒在了“后浪”面前。

  一招鲜吃遍天的日子,总会过去。即便坐拥金山银山,也会有坐吃山空的时候。而且,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哪怕回到金嗓子2015年上市前后的鼎盛时期,其来自同业的竞争危机也从未减少。

  据欧睿国际(Euromonitor)报告数据显示,按2014年零售额计算,金嗓子喉片、金嗓子喉宝产品占据咽喉产品市场份额第一位,市场占有率达到了18.6%;桂林三金西瓜霜含片及相关产品、吉百利的荷氏薄荷糖分别以15.4%、12.3%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

  值得注意的是,就目前咽喉类产品多样化的市场态势看来,金嗓子这类老牌产品正持续受到竞争对手的猛烈冲击。例如,咽喉类产品市场份额有限,但却有越来越多的制药商开发出了食字号咽喉类保健产品“加入战场”。

  对此,主力产品单一的金嗓子集团难掩唏嘘。而且,其近年来看来无比稳健的业绩背后,更是暗潮涌动。

  据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间,金嗓子营收分别为7.08亿元、7.68亿元、6.24亿元、6.95亿元、7.97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则分别为1.55亿元、1.03亿元、0.61亿元、1.02亿元、1.68亿元。

  从这些财报数据可以看出,金嗓子喉片几乎贡献了公司每年超过90%的收入。也正是金嗓子喉片的一直“输血”,才成就了金嗓子公司发展路上的“波澜不惊”。对此,从2015年上市后的几年间,金嗓子的营收也一直在7亿元上下徘徊,净利润则在1亿元左右摆动。这在业界看来,业绩稳定的同时,也隐喻着企业发展遭遇天花板,业务增长止步不前。

  据报道,今年3月,金嗓子位于柳州的新药品生产研发基地部分厂房已经竣工。按照金嗓子方面的预期,搬迁后,金嗓子喉片的年度产能将会上涨约57%。看来,靠单品打天下的金嗓子依然只想把业绩增长的希望寄托在金嗓子喉片身上,而不是加大其他产品的挖掘与研发方向上。

  但作为OTC非处方药出道的金嗓子喉片,其受众人群相对集中,市场份额也不可能随着产能的提升而不断增长。近年来,金嗓子集团方面的业绩增长乏力早已说明了问题。

  而金嗓子此前“烧钱打广告”推广“草本植物饮料”的“失灵”,也因其“药用”与“饮料”定位不明有关,这也说明了有着浓郁“医药”底子的金嗓子品牌,欲跨界大举进军饮料食品产业,并非易事。

  而且,自1994年底广西金嗓子制药厂成立并推出金嗓子喉片拳头产品至今,金嗓子品牌已走过了近26年。品牌方面的老化,具核心竞争产品的逾二十年不变,经营业绩方面的止步不前已让金嗓子在市场上的再发力“捉襟见肘”。

  产品单一,营销打法单一,品牌在老化。对于金嗓子而言,“研发产品——烧钱打广告——铺渠道卖货”的传统营销“三板斧”,也早已落伍。如何锁定消费者的心智,强化现有产品价值输出,加快研发与核心竞争优势强关联的优质产品,进一步打通线上线下多元渠道,让保健类品牌产品进一步食品化、快消产品化,成为了金嗓子集团战略部署的当务之急。

  在信息与互联经济大爆炸的时代,那个凭借明星与电视广告就能让产品一炮而红的时代早成过往,唯有与时俱进、精耕细作,方能取得企业发展的长治久安。

  对于金嗓子集团而言,如果要保持金嗓子喉宝等产品优势,需要强化品牌的“药用性”;而如果想向跨界多元化试水开拓更多的阵地,则必须弱化品牌固有的“医药治疗性”,赋予诸如“健康”、“快乐”、“运动”、“休闲”等更多的消费价值联想。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但企业品牌定位必须清晰,在产品市场推广过程中需要取舍与权衡。

  当然,金嗓子方面也可以考虑创立子品牌推广其他品类产品,但子品牌需重新打造,远非直接套用现有知名品牌,来得“驾轻就熟”,但会相对稳妥与保险。

  俗话说,独木难成林。26年前,金嗓子靠着金嗓子喉片产品一炮而红,并得以在2015年在香港成功上市,当时金嗓子每股价格4.71港元,市值更一度超过60亿港元。而20多年过去了,如今金嗓子股价却在1.5港元左右徘徊,总市值仅约11亿港元左右。26年间,物是人非,而金嗓子公司的市值,已悄然缩水超过了八成。

  对此,就品牌营销角度而言,讲求因势利导。而当企业出现业绩缩水及舆论纠纷之时,往往已步入令人头疼的“商业逆循环”,这些势头是需要金嗓子方面需加以警惕的。毕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昔日野蛮生长,今日家族化疑云

  然,俱往矣。金嗓子集团接下来的走向,还是要看其管理层如何取舍权衡,因势利导。

  而对于金嗓子创始人江佩珍赋予其“女强人”也好,说其“商业鬼才”也好,甚至斥其“老赖”也罢,其从草根打拼创业到成就市值超过十亿元的企业路上,始终有着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

  首先,广西金嗓子集团及其子公司的出生颇具传奇色彩。

  据资料显示,广西金嗓子集团原为始建于1956年的柳州市糖果二厂。1994年,江佩珍牵头自筹资金780万元成立广西金嗓子制药厂。1998年,由广西金嗓子制药厂和柳州市糖果二厂改制成立广西金嗓子,并逐渐成为了柳州市的纳税大户。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则是由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100%持股。

  再者,金嗓子的创始人江佩珍的经历更为传奇。

  据资料介绍,江佩珍出生于广西平南一贫困家庭,有一个哥哥,四个弟弟妹妹。因母亲早逝,13岁的江佩珍不得不辍学到柳州市糖果二厂打工。而江佩珍则从这个“小作坊工厂”一名普通工人,一路晋升为组长、车间主任、副厂长、厂长。而这家糖果厂也从最初的亏损五千万元,逐渐转变为近亿元产值的公司。

  对此,江佩珍也曾在公开演讲中称,“我从13岁开始做包糖,18岁我当副厂长,33岁当了厂长。”而江佩珍还在1987年获得了北京人文大学新闻专业文凭,1992年拿下高级经济师资格证书,2001年获得了广西中医学院药学专业文凭。

  当然,说江佩珍与其金嗓子商业帝国传奇,撇不开的就是其“独门秘技”金嗓子喉片。

  这款产品自1994年推出,就一路飘红。据资料介绍,“金嗓子喉片”可缓解急性咽炎所致的喉痛喉干及声音嘶哑症状,一经销售就斩获了6000万的盈利,在1995年被评为国家级新产品并畅销全国,并逐渐远销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欧盟、澳洲、东南亚、中东、墨西哥、非洲等数十个国家地区。

  而据欧睿国际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4年间,中国咽喉产品的零售额由3120.3百万元增至4756.3百万元,复合年增长率为8.8%。这其中,不容忽视的就是金嗓子喉片等产品的推波助澜。

  最后,江佩珍带领金嗓子集团的一波波涨姿势,也为业界所有目共睹。

  1995年,金嗓子斥资500万登陆央视广告,直击来势汹汹的西瓜霜、草珊瑚含片等竞品,同年,金嗓子登陆港交所,江佩珍一人霸气敲锣,公司整体资产规模达到了13亿元;1996年金嗓子股价达到最高值8.11港元/股,市值一度突破60亿港元,其营收更是突破了1个亿,市场占有率在咽喉类产品中跃居第一;1998年底,金嗓子公司产值逼近2个亿,成为广西企业50强,跻身全国制药企业的100强;2003年,罗纳尔多的“金嗓子喉片”广告开播,金嗓子赚足了知名度,进一步打造了品牌影响力……

  不过,而今,金嗓子集团依然凭借着金嗓子喉片等拳头产品“数钱数到手软”,只是江佩珍年过七旬,金嗓子市值与股价相比高峰时期已大幅缩水,继续让金嗓子做大做强、焕发新机的重担,也落到了企业的接班人身上。

  而就金嗓子企业掌舵人和股东构成看来,当初从国企糖果厂到改制为民营企业的金嗓子,早已转变成了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根据金嗓子集团年报显示,江佩珍作为金嗓子董事会主席兼非执行董事,而其儿子曾勇则担任副主席、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金嗓子控股当前主要股东是“曾勇创建的家族信托和高级管理层信托及其受托人”,两者分别持股61.28%和7.97%。在这个结构中,曾勇持有约69.79%的公司股份,何佩珍持有约7.97%公司股份。另财报显示,该家族信托是以曾勇及其子女及后裔为受益人创办的不可撤回全权信托,曾勇是财产授予人,曾勇也是高级管理层信托的财产授予人。换言之,曾勇对金嗓子上市公司的“拥有绝对话事权”,那么,金嗓子通过上市其实已经完成了对“企二代的接班交接”。

  只是,令人疑惑的是,若金嗓子集团曾勇团队已准备好接班,为何对于公司创始人及子公司的失信成被执行人一事上,不作出任何积极反应与应对,缘何一再失声?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

  作为家族企业金嗓子的掌舵人,江佩珍及其儿子曾勇持有金嗓子上市公司69.79%的股份。按该上市公司最新市值估算,江佩珍家族身价约有7.27亿港元,约合人民币6.68亿元,早已跻身亿万富豪之列。

  “保护嗓子,我用金嗓子,广西金嗓子”。用中草药独门秘方帮大家保护好嗓子的金嗓子集团,却在欠款一事上继续“失声”。那么,金嗓子创始人及其子公司因几千万成为“老赖”的背后,掩藏的则是该公司发展路上的磕磕碰碰,以及固有的一些思维局限和现有问题。

  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美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到7年,大企业平均寿命不足40年。而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7到8年。由此可见,在中国寿命超过20年的企业,已是凤毛麟角,如果还能厚积薄发继续做大做强的,更是民族的脊梁了。为此,拥有超过20年历史的金嗓子集团,当勉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成功,绝非偶然。”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有些事情开了头,就停不下来了。”

  “你必须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

  欠债还钱是本分,然而,在“并不差钱”的金嗓子实控人及子公司,却摇身成了老赖。

  眼下,昔日金嗓子喉片包装上王教授头像已变成了江老太头像,那个叱咤风云的明星产品也开始后继乏力,似乎要走下神坛了。

  然纵观当下,2020年的全球经济何尝不也在不断上演着魔幻的一幕?

  只是,江佩珍及金嗓子等那些鼓舞人心的创业家故事,依然是满怀理想的年轻人的津津乐道的精神食粮。以至于,尽管现实残酷、甚至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即便某一天,站在废弃停车场上的“我们”,却依然会歌唱:“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刘永煊,品牌营销策划人,自由撰稿人,资深公共关系行业人士,深谙品牌诊断、市场营销与公关传播之道,对家电、IT、快速消费品、互联网、汽车、游戏、电商等行业的品牌与市场推广有深入研究及多年实战经验,曾服务国内外众多500强客户,欢迎交流与约稿。

  个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ongxuanliu2010,邮箱:Yongxuanliu@126.Com,微信公众号:商战春秋(Shangzhancq),自媒体号:商战春秋(仅进驻“网易、搜狐、凤凰、一点资讯、腾讯、天天快报”新闻客户端,其它平台如有疑似账号均为假冒);刘永煊(头条号、百家号、大鱼号)

  PS: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作其它商业用途。

  本作品由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品牌联盟网,作者:刘永煊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