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联盟网 > 品牌专栏 > 品牌观点

从富贵鸟CEO到鸟王技术顾问:人生跌宕林和平,铅华褪尽思何方?

日期:2020-07-24  浏览:20  作者:刘永煊 来源:品牌联盟网

  一代“鞋王”富贵鸟被破产清算,并在2019年10月31日,在两名买家之间高达87次的竞价后,终以2.34亿元的价格易主。

  在大家看来,已时年63岁的富贵鸟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CEO林和平,在经历人生大起大落后应认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

  然而,如今林和平却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据报道,其已被聘为鸟王鞋业的“高级技术顾问”。然而,这位有技术、营销与经营管理才干与担当的昔日上市公司大老板,就这样成为了一名平凡的“制鞋匠”。而这,距离林和平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1995年的成立时间,一晃已有25年;而距离林和平跟其合伙人一同创业的光景,更是相隔36载光阴。

  繁华落尽,落见真淳。从一名背负数十亿巨债的“落难皇帝”,到无罪一身轻的

  “制鞋公司技术顾问”,林和平的人生跌宕,似乎别有一番风景。

  只是,铅华褪去的林和平,是否能如“74岁二次创业、到85岁成亿万富翁”的褚时健“褚老”那样“梅开二度”再领风骚,人生半百老来俏,有心做事从不会理会“迟到”?

  从福建小作坊到中国鞋王

  说起林和平创立的富贵鸟,很多人会脱口而出:中国鞋王。

  然而,在林和平看来,富贵鸟“大富大贵”之后,这个昔日“县城男鞋扛把子”早已光芒散尽,一切却终如浮云。

  据资料显示,林和平的富贵鸟并不非平步青云,而是从“中国鞋服制造基地”福建石狮的小作坊一步步打拼做起来的。1984年,林氏家族19个堂兄弟联合兴办“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该厂连续亏损后,合伙人四分五裂,后来由林和平、林和狮、林国强和林荣河等4人接下工厂、成立福林鞋业,其他小股东退出,后来的“富贵鸟”品牌由此萌生。

  据悉,1993年,在全国首届鞋业大王博览会上,富贵鸟皮鞋被皮革工业协会评定为“首届中国鞋王”,自此,富贵鸟品牌便开始打响了。到了1995年,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后,富贵鸟便集鞋服研发、生产、销售于一身。“中国真皮领先鞋王”、“中国驰名商标”、“中国十大男鞋品牌”、“福建省名牌产品”、“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等各种荣誉纷至沓来,让富贵鸟在中国鞋服行业“黄袍加身”。

  据资料显示,1992年至1997年间,富贵鸟男鞋发展势头强劲,市场供不应求。1997年又将生产线扩展至女鞋品类,改变了鞋类品种单一的局面。而到了1998年,富贵鸟女鞋已畅销全国各地。

  到了2012年,富贵鸟已从注册资金不足10万元的手工作坊,成长为中国第3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第6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富贵鸟也拥有“富贵鸟”、“FGN”、“AnyWalk”等多个品牌,涉及男女皮鞋、时尚休闲鞋、皮具、男装等多个产品品类。2012年,富贵鸟更在东莞成立了研发中心,专注研发及设计产品继续加码。

  在巅峰时期的富贵鸟,还请了包括中国国家队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等在内的当红名人明星作品牌代言人。而且,富贵鸟在迅速扩展到服饰领域后,也取得了不错的市场表现,其自2004年起就授权第三方销售男装,到了2011年5月起更是自行销售男装。

  到了2013年12月20日,富贵鸟迎来了品牌高光时刻,在香港主板正式挂牌上市。据Wind数据显示,上市后第一年,富贵鸟在2014年的营收超过23亿元,实现净利润4.5亿元。随后,富贵鸟的零售网络更是遍布全国几十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据2015年富贵鸟发布的数据显示,其在全国有3127家零售门店。

  正当人们认为林和平带领下的富贵鸟将如其名一样,终身荣华富贵、荣誉加身的时候,人生却突然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盛极而衰、上市6年停牌3年等戏剧性因素,出现在了富贵鸟及林和平等创业者身上。

  对此,对于很多企业而言,上市似乎是有着神秘的“魔咒”。因为,很多企业的逐步陨落,多是上市后发生的。

  例如,当年暴风影音上市后“妖股”般暴涨后,便开始诸事不顺、走下坡路,如今已濒临退市。而“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是国内首家“A H”两地上市的服装企业,但其在A股H股两地开花后,便逐渐高光隐退,库存高企,关店止损,节节败退。如今,拉夏贝尔实控人股票质押违约,蒸发百亿,游走在退市的边缘。

  于是,会有人惊叹,企业成功的道路千万条,而盛极而衰的方式往往源于“上市”。

  从富豪榜到“负豪榜”

  回想10年前,深陷亏损负债泥潭、最终被迫退市破产清算的富贵鸟及掌门人,难掩一脸唏嘘,恍如隔世。

  要知道,林和平是2002年、2003年福建省年度经济人物,是2006年泉州市慈善家。在2007年的胡润富豪榜上,林和平及其家族成员以50亿财富位列第148位,与阿里巴巴的马云并列。

  而至今,很多人也不愿意相信,上市后的富贵鸟,是怎么一步步“把自己搞丢”的。

  据统计数据显示,富贵鸟在2011年至2013年间的营收分别为20.37亿元、23.83亿元、29.1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亿元、3.78亿元、5.19亿元;而从2014年起富贵鸟的业绩增速明显放缓,到了2014至2016年,富贵鸟的利润分别降到了4.5亿元、3.9亿元和1.6亿元。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更是从净利转亏至1088.73万元……

  这系列数据变化的背后,大家不妨参照一下富贵鸟在2013年底上市的节点,细思极恐。毕竟,富贵鸟的最辉煌时刻,被定格在了2012年富贵鸟上市的前一年。2013年赴港上市前,富贵鸟还一度保持着两位数高速增长,但上市后,富贵鸟公司的营收便开始跌跌不休,短短几年间从盈利变成了亏损的“负数”。以致最后,富贵鸟上市6年多停牌3年多最终无奈地退市,破产清算。

  不过,上市之所以可以视为富贵鸟由盛转衰的“转捩点”,这主要跟其上市后所做的事情有关。毕竟,很多企业上市后的盲目多元化扩张,都尝到了“苦果”。

  据悉,当年富贵鸟上市后,基于市场变化,林和平就觉得鞋业、服装等行业不好做,主业压力上大,于是便在富贵鸟旗下发展了矿业、房地产、P2P、小额贷款等10家公司。按林和平当年初衷是,主业不佳副业来揍,鞋业市场不景气不妨试试“金融杠杆”资本游戏。

  就这样,主业为鞋服制造的富贵鸟,就这样近乎“初生牛犊不怕虎”般地涉足互联网金融业务、电子商务、矿业等其他业务,甚至还成立了保健品研发的全资子公司。

  然而,世事难料。过度多元化与跨界发展的富贵鸟,最终折翅沉疴。2016年9月1日起,富贵鸟股票停牌。停牌期间,富贵鸟营业额、利润都呈下跌趋势:营业额从近30亿的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亿,净利润也在2017年上半年由盈转亏,此后再无业绩更新。而富贵鸟的股票价值,也近乎折成“废纸”。

  2016年,富贵鸟新开零售门店263家,关闭976家。在2017年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更让富贵鸟的窘困表露无遗。当时,福建晋江福兴拉链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请求富贵鸟支付福兴公司货款56790.34元。可见,当时富贵鸟连这不到6万元的货款都无法兑付,甚至还传出了用鞋子抵债的方案。到了2018年,更报道称,富贵鸟有一半厂房已停工,有三亿多元库存无处销售。

  根据国泰君安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29亿元,发行人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当年,债务危机严重影响到了富贵鸟公司的实体经营,富贵鸟总部工厂员工也仅剩几百人。而富贵鸟债务黑洞曝光之后,富贵鸟主要合伙人之一林国强的子女,更是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而“轰动商界”,究其原因都是为了避免“负债”和“背锅”。

  就这样,多元化失速,一代中国鞋王富贵鸟,就这样折戈沉沙,让人扼腕叹息。

  从富贵鸟CEO到鸟王制鞋匠

  2019年8月26日晚,富贵鸟发布公告,宣告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破产。

  同年10月9日,据拍卖平台显示,富贵鸟的应收预付类债权、长期股权投资等破产财产第一次拍卖流拍。据了解,有91人设置了提醒,超过6000次围观,但无人报名。

  当时,对于流拍后续进展,富贵鸟相关工作人员曾乐观地表示,首次流拍后会打八折再次拍卖,二次拍卖有可能会成功。然而,到了10月18日,富贵鸟应收预付类债券、长期股权投资、存货等破产资产在打八折后二次上架,但却再次流拍。当时,连报名的人都没有,有135人设置信息提醒,有7287次围观。

  到了10月31日,富贵鸟开启破产的“第三次拍卖”。当时,其起拍价为1.82亿元,这是第二次起拍价的8折,再加上“第二次拍卖”已第一次起拍价的8折,这次起拍价其实已是第一次起拍价的6.4折。

  最终,第三次拍卖结束,富贵鸟最终以高于起拍价1.82亿元的2.34亿成交。据了解,富贵鸟的接盘方为盛悦晟(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也成为了昔日叱咤风云的“富贵鸟”商标的所有人,至此,“富贵鸟”所有资产与名誉都已跟林氏家族再无瓜葛。尽管,很多人依然对真皮、穿不坏的富贵鸟产品印象深刻,依然期待富贵鸟能“再次起飞”。

  伴随着负债数十亿元的富贵鸟的破产退市,富贵鸟创始人林和平立下的“中国鞋王”的商业神话也黯然落幕。而林和平,也在经历了超过30年的创业折腾后,以“自由身”出现在公众面前。

  最近,林和平行踪再次被媒体披露时,其已成为福建鸟王鞋业有限公司的一名高管,担任高级技术顾问(Senior Technical Advisor,STA)。

  面对媒体的采访,从CEO到STA的林和平首次公开谈及富贵鸟的败因,“企业的费用压力很大,因为人员成本上来了,网购也在打击我们这种依靠门店销售的企业。”“企业太大了,想转也转不动了。”

  林和平坦言富贵鸟失败的同时,也指出了能力问题及多元化方面的“踩雷”,“企业为什么倒闭了,主要问题不是做鞋,主要是受到大环境影响,包括我们上市的影响,我们富贵鸟的几个老板都是做鞋做了30多年,都已经60多岁了,文化也跟不上。还有一个企业涉足金融行业,跟不上了,主要出问题在这里。”

  不过,谈及做鞋,林和平依然有着对昔日主业的一根筋、执着与狂热。“一双鞋不是那么简单的,牛的年龄、水土、空气不一样,皮就不一样。好的牛皮手感,弹性度很高。中国的牛皮最好的是河南,猪皮最好的是四川。做鞋每个细节要精致、线型用好、版型用好,材料用好,这样做出的一双鞋才好。”

  然而,林和平为何在富贵鸟失意后为何再度“重操旧业”,还担起鞋业公司技术顾问?外界有着诸多猜测。或是喜欢,或是行业经验积淀过深,或是另有所图?而林和平则云淡风轻地对媒体表示,“儿子想做,就放手让他去做,至少我琢磨一辈子的皮鞋后继有人。”

  据资料查证,2019年11月28日注册成立的鸟王鞋业,注册地为福建省泉州市石狮市灵秀镇,距离此前的富贵鸟工厂不到10公里。另有消息披露称,林和平儿子林建忠和一位石狮籍港商,实为鸟王鞋业的联合创始人……至此,林和平担任鸟王技术顾问的谜团,开始豁然开朗。

  不过,如今林和平就职的鸟王鞋业的境况,毕竟跟富贵鸟差距甚远。

  据林和平表示,之前富贵鸟批量化的生产,日产上万双鞋管不过来,现在鸟王鞋业的设计及生产规模更类似于“作坊”,可以每双鞋都亲手把关。

  那么,对于林和平而言,在鸟王鞋业任职的日子,又是一个“从零开始”。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想当初,好好的“中国鞋王”没继续好好当,却搞起了诸多如金融、地产等副业,最后输得精光、负债累累,被迫退市破产清算……这只能说是“好奇害死猫”,抑或,都怪这个社会里诱惑性的东西毕竟太多?

  “君子,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贫而乐,富而好礼。富贵鸟,富贵人生,贵在人格。”昔日富贵鸟的这些部分摘引了《礼记�中庸》金句、蕴含颇深的品牌宣示语,如今看来让人感触良多。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尽管,有人说经历过人生跌宕的人,才算完整。而且,被打击、压抑得越深,或将触底反弹越厉害,再次成功的几率就越大。但,真正能如褚老从“烟草大王”到“褚橙之父”的,在商界,又能有几人?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世事如此玄妙,冷不防,便被妙手空空。

  或者,疾风知劲草,世事如浮云。

  又或者,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眼下的林和平始终难掩落寞,但大家也看到其乐观积极的一面。

  或也正如褚时健当年心境,老牛亦解韶光贵,不用扬鞭自奋蹄。

  世事如棋。相对此前富贵鸟的囚徒困境,“去富贵鸟时代”的林和平,或更能大彻大悟。

  但,早已过了贪杯买醉的时分,也淡却了马革裹尸还的豪情,更多的是夕阳下余音淼淼。

  但愿,铅华褪尽,各自上路者总能拾起美好时光,在困境中重塑希望,继续笑傲江湖。

  “风息花无声/花月无声饮人恨/待我撕开半里这晨昏的乾坤/三尺青光轮转洗烟尘/喝最烈的酒 恋最美的人/看海阔云高波澜生……”

  本作品由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品牌联盟网,作者:刘永煊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