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联盟网 > 品牌专栏 > 品牌观点

刘永煊:雀巢嘉宝米粉事件“罗生门”:孰是孰非?

日期:2021-02-14  浏览:36709  作者:刘永煊 来源:品牌联盟网

  孩子是未来,父母心头肉,孩子的事从来无小事。

  2月6日,由“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发出的一则《关于对嘉宝品牌婴幼儿米粉下架的通知》引发了各界关注和热议,牵动着各大家长的心。虽然,这则通知的对象,原本不过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会员单位。

  一石激起千层浪。最近,关于雀巢旗下嘉宝产品的事件风波,火速引发了各界关注。

  该事件持续发酵的背后,是大家对食品安全问题的高度关注。还有,目前涉事单位多方各执一词,似乎大家都有各自的理,恼火之余还挺冤。

  那么,我们不妨捋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无心快语?母婴产业委员会做错了什么?

  整个事情的引爆点,可以追溯到2月4日一则外媒的报道。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月4日报道,“美国国会众议院经济和消费者政策监督小组委员会”(后面简称美国众议院监督小组委员会)在当天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某些知名品牌的婴幼儿食品中“有毒重金属达到危险水平”,可能导致孩子神经系统损害,这些品牌包含Nurture(禧贝品牌生产商Nurture公司)、Hain(海恩时富,爱思贝品牌生产商汉优集团)、Beech-Nut(比奇-纳特营养公司)以及Gerber(雀巢嘉宝食品公司,又译格伯食品公司)。

  而到了2月6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援引了路透社及新华社消息《美国调查发现几个知名品牌婴儿食品重金属含量高》,在其官网、官微发布了《关于对嘉宝品牌婴幼儿米粉下架的通知》。

  该通知称,根据国内外媒体报道,包括雀巢旗下嘉宝产品等四款产品有毒有害金属含量超标,长期食用可能会对婴儿健康造成损害。“因此,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本着关爱宝宝健康成长的初心,责令全体会员单位,对嘉宝品牌婴幼儿米粉进行下架处理。”

  2月8日,雀巢公司发布《关于强烈谴责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发出相关通知的声明》,称食品安全法规定,“国家建立统一的食品安全信息平台,实行食品安全信息统一公布制度。”“该机构混淆视听,严重损毁了我公司品牌声誉。我们对该机构的举动表示严正抗议。就此情况,我们已向国家相关部门举报……”

  雀巢的声明还称,“根据民政部全国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平台上面公示的信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并不存在,且中国商业经济学会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而雀巢的这个说法,源于2019年10月10日,民政部对“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由于未经理事会批准,中国商业经济学会设立精准扶贫工作委员会,违规收取会费600万元。

  而对此,“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该会有300多个会员单位,发布相关文章是因为媒体报道称检测出美国嘉宝产品重金属超标,出于安全考虑,因此建议自己的会员单位不要再卖。而得知《通知》被过度“误读”,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还特别作出过解释。

  这样一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通知》,是针对其会员单位,是否涉违规发布“食品安全风险警示信息”有待商榷。不过,面对雀巢的“谴责声明”,“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也已立马“认怂”。

  2月9日上午,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发布声明称,由于判断失误,不了解嘉宝产品国内外有不同版本。所以郑重向雀巢方面道歉,并删除上述下架通知。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删除《关于对嘉宝品牌婴幼儿米粉下架的通知》后,还重新发布了《关于嘉宝米粉的最新通知》。“这是一个内部通知,是母婴产业委员会发给母婴产业委员会内部会员的通知,仅限于我会会员单位内部传阅。”该通知称,2月6日发布的《关于对嘉宝品牌婴幼儿米粉下架的通知》系被误解,是为了避免会员单位的母婴门店销售不合格产品被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目前也只是美国出现报道,国内媒体报道而已,至于嘉宝米粉中国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并没有发出过下架通知,产品正常销售。

  那么,这些信息交叠在一起,“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错在对外媒信息触发的过度警觉、无心快语,抑或是越俎代庖式地针对会员单位下发了内部通知,从而犯众怒?

  以卵击石?不合规的组织逞了匹夫之勇?

  俗语有云,名不正则言不顺。眼下,雀巢公司能对“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口诛笔伐,或也在于此。

  面对雀巢公司的问责,“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近乎是被孤立起来的。

  2月9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发布声明称,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作为我国经济领域国家级一级学会,并非食品安全与质量相关领域的研究单位,不会对“嘉宝产品安全与质量”以及对其相关报道的事实性进行判断与评论,也不会对“嘉宝产品安全与质量”相关问题发表任何看法与意见。报道中的“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并非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相关机构,与其无任何关系。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还在声明中强调,“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是未经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办公会和理事会审议批准的违规组织,对于“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行为及其发布文件内容,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均不予认可。报道中的“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所有言论、文件与行为均由其负责人自行负责。针对冒用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名义招摇撞骗,损害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公信力的行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将提交公安部门进行调查处理。

  不过,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官网关于“协会简介”却有描述为,“由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成立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并于2018年10月29日正式聘任:蒋化书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会长。”

  另外,“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会长蒋化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下属单位,在成立时有相关流程、章程、文件、合同以及银行转账记录等相关手续证明。蒋化书还强调,委员会是于2019年合法成立的组织,否则早就被抓了。

  不过,尽管“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会长竭力辩解,但很多方面的信息和舆论对其并不利好。至少,在民政部全国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公示平台,未能查询到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而在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官网所列的3家分支机构中,也没有“母婴产业委员会”的身影。换言之,“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 要么是违规成立,要么就是现在已处于“脱管状态”。

  不过,有意思的是,据悉,发布“嘉宝米粉下架通知”的“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官方微信,其账号主体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

  就这样,关于“嘉宝米粉安全问题”的这个大瓜,却掀出了一个有争议的组织机构,雀巢公司与学会组织之间的纷争,以及各界的猜疑发酵,就这样一起一落地玩起了“击鼓传花”,上了热搜同时,吸引并惊呆了众多“吃瓜群众”。而嘉宝官方微博等渠道,也早被各种评论围观。

  且不说母婴产品的质量安全问题,就这件事情的本身,也许只是一个“不合规”的机构“多管闲事”,至少是逞匹夫之勇以冒“世界500强企业责难”的大不韪?

  商业化盛行?机构有猫腻多方纠缠不清?

  据报道,针对机构资质问题,是否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的二级分支机构,“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会长蒋化书提供了两个证明。

  一是《关于同意筹备成立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批复》显示,“福建省白马王子传媒有限公司等有关单位,其提交的筹备成立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申请书,我会已经收悉。经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研究同意此申请。”落款和公章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秘书处”、“2018年10月18日”。

  二是有一份证书则显示,“按照《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章程》,经审核,同意设立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有效期3年。”落款和公章依然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秘书处”、“2018年11月19日”。

  而令人疑惑的是,2019年6月17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却发布了“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是未经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办公会和理事会审议批准的违规组织的相关声明。

  而2019年8月28日,马龙龙却作为甲方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法人代表,与作为乙方的福建省白马王子传媒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蒋化书,签署了一份《关于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相关运营事项的协议书》。

  该协议书显示,甲方聘请乙方公司法人代表蒋化书担任甲、乙双方共同设立的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为会长,全权负责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相关事务。此外,乙方每年支付甲方15万元赞助费。

  不过,到了2019年10月15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发布的《关于尹传高以本会秘书长身份擅自使用来源不明公章问题的处理决定》显示,对尹传高使用来源不明公章,以欺骗行为产生的对外业务,一律无效。

  但据媒体报道称,蒋化书因为不能批复两次“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成立”的相关文件,因此签署了协议书,同时“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也已把2019年6月17日发布的“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是未经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办公会和理事会审议批准的违规组织”等相关内容删除。

  既没有明确承认,也没有勒令取缔,还有过众多的交集……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与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微妙关系,暂且未能理清,而作为该母婴产业委员会的乙方,福建省白马王子传媒有限公司往年的一些问题已被媒体揪出。

  据报道,福建省白马王子传媒有限公司,曾与广州市合生元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产生过纠纷。2017年1月2日,福建省白马王子传媒,在其注册经营的微信公众号“母婴视界会刊”刊载标题为《合生元奶粉品质再曝问题洋身份遭质疑》的文章,并与合生元对簿公堂。期间,合生元起诉,请求判令福建省白马王子传媒停止侵权等行为。之后,福建省白马王子传媒再次上诉,后被驳回,维持原判。最终,白马王子传媒被判在微信公众号上删除相关文章,并向合生元方面赔偿18500元。

  此外,另据介绍,福建省白马王子传媒有限公司,此前为一家专注于一次性生活与护理纸品行业的传媒公司,为国内生活与护理纸品行业提供营销策划、包装设计、文案策划。公司旗下《纸品世界》杂志是行业专业期刊。

  就这样,一个食品安全问题牵涉出组织机构不合规问题,而不合规机构背后的商业化运作,又再次触动了公众的敏感神经,如揪出行业潜规则般,在各界猜疑中撕开了更多的问题。

  众说纷纭?嘉宝米粉罗生门真相是什么?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道,各有各的“小九九”,这就是由黑泽明执导的著名电影《罗生门》带给大家的人性反思。而就嘉宝米粉事件而言,何尝不是如此?

  一方面,雀巢嘉宝方面宣称其“所有食品都符合我们的安全和质量标准”,而“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则宣称此前就“提醒会员单位下架嘉宝品牌米粉一事的公告”是误解。

  一方面,“雀巢公司”举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称其是违规组织,受其牵连的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也被指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另一方面,“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则否认与“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存在关系,不过有意思的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则表示有证据证明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下属单位。

  目前该事件仍没有最终定调,但无论是消息被各界高度关注、发酵后过度的舆论解读,甚至以讹传讹,无论是否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关键时候的“弃车保帅”,又无论是大企业“掰倒”一个不正当的机构,还是一个小机构“打脸”一个世界500强企业……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也许大家更关心的是:这个“罗生门”背后的真相,即事件的实际情况是什么,是否各方都恪守了“不作恶”的商业道德?例如,给宝宝吃的大品牌米粉等还能否继续放心食用?

  换言之,即便“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是山寨、非官方的组织协会,没有权力“下架产品”,但作为一个社会组织机构还是有加强市场监督、做前哨的义务。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资质问题的存疑,或者不过是“冰山一角”。

  因为,很多事情本来就不是非黑即白,例如,很多组织要生存多会收会费,甚至整合资源并卖资源,高价售卖会员、授牌企业、副会长单位等,这些情况,在不少行业内是心照不宣的事。这跟媒体植根民生、经济及产业,需要舆论公平公正、采编部门独立,但也不能没有广告部门支撑其更好地存在发展。而企业与协会组织之间的利害关系,本身也是在商业利益关系博弈中若即若离。那么,原则上,大家相安无事、各得其所便无伤大雅,而现在的问题根源或者主要在于机构组织是否“存心作恶”。

  世界纷繁复杂,行业协会本身会有假,协会固然也没有权利通报下架某个品牌的产品,但一些客观的新闻舆论还是需要保持警惕,因此,无论是企业方与协会之间怎样的纠葛与纠缠,显然不是重点,重点是跟老百姓息息相关的“入口产品”是否是足够安全的,尤其是母婴类产品。

  如果美国众议院监督小组委员会当天发布的报告失实,母婴产业委员会顶多是以讹传讹,散播未经考证的新闻信息。为此,雀巢公司更应当状告的是美国众议院监督小组委员会发布不实数据,甚至还可以联合Nurture、Hain、Beech-Nut等同样被该委员会诋毁的品牌公司,抱团投诉。

  因此,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公众认知惯性下,雀巢公司的恼火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为避免事情越抹越黑,雀巢公司方面,眼下工作重中之重倒不是要掰倒“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这个有点名不见经传的“不合规的机构”,而是要拿出更多能证明产品安全的检测报告并发布具体公示。甚至,必要时可以考虑请国内最权威的部门或机构介入,而不是以中国版本产品区别于美国产品的疑似“双重标准”说辞。

  解铃还须系铃人?期待始作俑者再次发声

  事实胜于雄辩,任何事情都有原委。要搞清楚事情的原委,我们需要倒回2月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经济和消费者政策监督小组委员会发布的那份报告。

  因2019年11月有媒体称婴儿食品中重金属超标,委员会据此要求7家美国最大的婴儿食品制造商提供内部文件和测试结果。品牌包括禧贝(HappyBaby)、比纳(Beech-Nut)、海恩时富(Hain)、雀巢嘉宝(Gerber)、金宝汤(Campbell)、沃尔玛双亲之选(Parents Choice)、斯普劳特(Sprout)。

  该报告称,小组委员会2019年要求7家企业提供各自婴儿食品内部数据,其中沃尔玛、金宝汤、斯普劳特3家公司拒绝配合调查,其余公司提供的婴儿食品全部重金属超标,但其中检出的砷含量高达标准的91倍,铅含量高达177倍,镉含量达69倍,汞含量达5倍。而美国FDA的表态,也在报告中体现为“食药管理局正在评估这份报告”。

  据小组委员会调查发现,提供数据的4家企业允许旗下婴儿食品重金属含量高至“危险程度”,“经常售卖”高重金属含量食品。而这4家予以配合的企业就是,“禧贝品牌生产商Nurture公司、爱思贝品牌生产商汉优集团、比奇-纳特营养公司以及雀巢嘉宝食品公司”。对此,美国众议院监督小组委员会主席拉贾?克里希纳穆尔蒂也明确表达了担忧并指出,这些企业明知旗下婴儿食品“有毒重金属含量高”,“却向毫无疑心的家长售卖受(重金属)污染婴儿食品,并且不加警示标识”。

  据悉,美国食药管理局,早在2020年8月就最终完善了关于婴儿米粉砷含量指导意见,对不宜超过的最大砷含量给出了建议。而据美国国会众议院监督小组委员的报告显示,比奇-纳特营养公司使用的一些原料砷含量最高达到规定数值的9.13倍,爱思贝有机食品所用原料砷含量也最高达到3.09倍。

  不过,报告中涉及几家企业却随即对此表示,不认可报告内容,旗下婴儿食品安全。

  禧贝指出,这份报告“存在诸多不准确之处,选择性使用数据”,禧贝保证所有产品安全,同时欢迎食药管理局就婴儿食品出台更多规范。禧贝方面还称,对这份报告感到“失望”,因为报告并没有说清楚许多食品里都能发现含有金属和矿物质。

  汉优集团更反驳道,报告使用“过时数据”,没有反映汉优“当前做法”。汉优还表示,去年与食药管理局开会后,汉优采取多项措施减少成品的重金属含量,包括“不再使用糙米生产以大米为主要原料的食品,改变其他一些原料,增加装运前的成品检测”。

  而嘉宝食品公司也有代表发言称,报告所提重金属来自农作物生产的土壤和水中,嘉宝已采取多项措施把它们在食品中的含量降至最低。

  而比奇-纳特营养公司则表示重视,正在评估这份报告,但可以保证的是,旗下婴儿食品安全。

  雀巢公司则回应称,“我们所有食品都符合我们的安全和质量标准。这些标准不仅在美国,且在全世界都是最严格的。嘉宝产品在原材料种植和生产过程的各个环节都有严格的监控措施。在目前没有政府制定标准的地区,则通过评估最新的食品安全指南来制定自己的严格标准。”

  那么,在此次事件中,涉事企业都信誓旦旦地说产品没有问题,发布了相关报告的美国众议院监督小组委员会,处境尤为尴尬。一方面报告涉事公司要么不配合,要么对报告内容矢口否认;另一方面,另外没有配合调查的3家企业品牌,金宝汤、沃尔玛双亲之选等,对于相关报告始终不以为然,而且态度还相当微妙。

  就美国众议院监督小组委员会报告提及的涉事品牌产品,沃尔玛和金宝汤等都声称配合了调查,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沃尔玛表示,已向监督小组委员会表明态度,但检测应该是供货商的事。沃尔玛还指出,2020年2月就向监督小组委员会提供了相关信息,但后来便没有了下文。美国首屈一指的罐头汤生产商金宝汤方面更是提到,食药管理局没有就婴儿食品重金属含量制定标准。

  于是,就在美国相关机构、企业及渠道经销商莫衷一是的时候,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在2月6号向会员单位发文,要求下架嘉宝品牌婴幼儿米粉……如果说,嘉宝品牌米粉问题只是一个“无心快语”下的“美丽的误会”的话,那么解铃还须系铃人,期待美国众议院监督小组委员会及相关企业的再次发声,还公众一个确凿的说法。当然,更希望报告中涉事单位所说的,都是一诺千金。

  有舆论争议:或是行业纠错自省的好开始

  韩寒在其导演的电影《后会无期》里,有这么一句经典台词,“小孩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

  因此,反观现实,事情总是纷繁复杂的,我们能把握、也希望你能抓住的永远只会是重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内在问题还要分主次而权衡利弊。

  眼下,雀巢嘉宝米粉事件有两个关键的矛盾点:一是雀巢嘉宝的产品是否有质量问题。尽管雀巢(中国)回应称,中国市场销售的国产嘉宝产品符合中国婴幼儿辅助食品国家食品安全标准。二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究竟是否合法。而对此,其上级关联机构“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已声明表示该委员会与其没有任何关系,其任何行为及发布文件均不予认可。

  而相比之下,我们或许更纠结于第一点。

  夏虫不可语冰。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没有深入调查和检测,就对雀巢嘉宝米粉妄自菲薄、建议会员单位下架,难免过于冒失和冲动。而雀巢公司对于产品受到的质疑,第一时间就是对中国的组织机构当头棒喝,也有失大将之风。接下来,倘若存在的非法组织固然要取缔和声讨,而世界500强企业,更当拎起对世界消费者负责态度去处理、应对各方的猜疑。

  当然,有了舆论争议,也是促进行业自律自省的好开始。例如,除了眼下备受质疑的知名品牌之外,其它品牌、甚至是国内的许多母婴食品产品,也当保持自我审视的态度,警钟长鸣,在合规和标准生产基础上精益求精,让消费者买得放心、宝宝吃得安心。

  人谁无过?任何产品都可能存在批次问题或良次品率,这是业界都清楚的事情。否则,就不会有“黑天鹅事件”的出现。

  无论是嘉宝、禧贝,还是爱思贝、比奇-纳特等,这些都是业界最响当当的知名品牌,这些品牌产品畅销全球,在全球拥有数不清的婴幼儿及宝妈粉丝。因此,品牌方若珍惜自己的羽毛,首先要端正的就是从消费者出发,想消费者所想,端正态度,对产品的品质方面孜孜以求、不断完善和提升。

  食品安全问题,且不要怪国人太敏感,毕竟这始终是盘亘在大家心头的巨石。为此,消费者固然需要多了解行业资讯,及时规避一些母婴产品问题的同时,相关母婴产品的企业商家更要自省

  、把好第一道关,而各界机构、媒体也要发挥好舆论监督和前哨的作用。

  小宝宝的口粮,孕育着全球大市场。据欧睿咨询公司数据估计,截至2020年,美国婴儿食品市场总值约为80亿元。那么,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有利于普罗大众,更有益于整个产业的良性发展。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企业、组织、行业也是如此,很多事情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非“我”是看客,与“我”无关便安然。

  最后,不妨以十七世纪英国玄学派诗人约翰·多恩(John Donne)的诗作结: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如果海水冲掉一块/欧洲就减小/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刘永煊,品牌营销策划人,自由撰稿人,资深公共关系行业人士,深谙品牌诊断、市场营销与公关传播之道,对家电、IT、快速消费品、互联网、汽车、游戏、电商等行业的品牌与市场推广有深入研究及多年实战经验,曾服务国内外众多500强客户,欢迎交流与约稿。

  个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ongxuanliu2010,邮箱:Yongxuanliu@126.Com,微信公众号:商战春秋(Shangzhancq),自媒体号:商战春秋(仅进驻“网易、搜狐、凤凰、一点资讯、腾讯、天天快报”新闻客户端,其它平台如有疑似账号均为假冒);刘永煊(头条号、百家号、大鱼号)

  PS: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作其它商业用途。

  本作品由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品牌联盟网,作者:刘永煊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