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联盟网 > 品牌专栏 > 行业评论

高以翔远去,追我吧永久停播,叩问着这个娱乐至死的商业经济时代

日期:2019-12-06  浏览:248  作者:刘永煊 来源:品牌联盟网

  “当你放下面子去赚钱的时候,说明你已经懂事了。”

  “当你已经可以用钱来赚回面子的时候,说明你已经成功了。”

  “当你可以用自己的面子赚钱的时候,祝贺你,你已经成为一个人物了。”

  “但是你如果一天到晚还是无所事事,抽烟喝酒吹牛皮,然后一天到晚在乎所谓面子的时候,那就说明你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李嘉诚曾说过的话,可能句句扎心。然而,这就是现实。

  因此,对于光怪陆离的2019,种种世事的无常与烦扰,我们可以慨叹,可以抱怨功利主义与商业经济,然而一切皆得正解。

  01 惊鸿一瞥:2019现实版高颜值暖男型男“王沥川之死”

  眼下,大家对于艺人高以翔的死始终难以释怀。

  对所听所闻倍感震惊,诧异,扼腕,不可思议。

  栏目组现场医护环节不足,电视台道歉,经纪人助理老板惋惜,各路明星的悼念与哀婉。

  遗体专机转货物仓,还需中途上海转机,各方舆论质疑扑面而来,家属善良大度与从容。

  水晶棺灵柩经历6天、一千公里的路途,终在家人和女友陪伴下,飞抵台北桃园机场。

  ……

  11月27日高以翔的死,让这个主演《遇到王沥川》走红的台湾演员一夜涌上各路媒体关注的焦点头条,也让大家对明星成名拼搏之路维艰有了更多的感触,伴随着前段时间韩国女明星崔雪莉、具荷拉相继的香消玉殒,年终岁末的娱乐圈倍感沉重。

  相比之下,明星之间的绯闻、纠葛或针锋相对,例如近段时间以来谢娜与张杰间的离婚传闻等,都只是私事,清官难审家庭事。

  对于高以翔的死,近日连素有台湾"本土天王"和"综艺一哥"之称的吴宗宪也忍不住在片场开骂:都是韩国人害的,韩国的综艺节目太智障了。

  事故发生后《追我吧》已停止录制,而高以翔去世第9天即12月5日,浙江卫视更是发文道歉称“对不起,我们没能守护住最好的以翔”,并宣布永久停播《追我吧》节目,附长文对事故中的一些问题作答与澄清。

  但是,大家对电视台与综艺节目的种种问题的追问,还在继续,相关负责人也须向公众及明星家属一个合理交代。对此,人民日报客户端还发表文章称,《追我吧》永久停播,但相应的反思不应停止。综艺节目只有安全、健康而阳光,才能走得更远。

  然而,高以翔主演的《遇见王沥川》里温和体贴的“王沥川”走了,现实中饰演的“王沥川”演员也真的“走了”,在从业以来没有任何绯闻、没有跟任何人有纠葛的谦逊有涵养艺人就这么走了。

  一语成谶。逝者如斯夫,不分昼夜。

  万达庞大的商业版图成就了王健林“中国首富”的三连冠,王思聪的商界投资人与娱乐圈纪检委放浪形骸成就了“国民老公”,然没想到,怎会换来万达负债超4000亿元、王公子欠债1.5亿元成老赖被“限制高消费”的“一夜苍老”?

  世事如棋,因果难料。

  亏损多年的京东,终于今年三个季度均实现了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盈利、扭亏为盈,被质疑互联网商业模式烧钱与明尼苏达事件惹股价大跌的刘强东总算松了口气。

  今年拼多多作为互联网一匹商业黑马不断逆袭,例如黄峥在内部讲话中曾宣称最新季度真实支付成交总额已超过京东。

  阿里巴巴美国上市时隔5年后重返港交所上市,上市首日股价大涨、市值超4万亿港元,越过了腾讯的3.2万亿港元的市值,成为港股第一大市值的股票。

  而昔日飞速扩张最后崩盘的乐视帝国创始人贾跃亭,依旧远在他乡的美国洛杉矶造车归国无期,而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信托计划又生变数。

  还有欠债370多万元成为“老赖”的罗永浩,12月3日晚召开了一场“老人与海”黑科技发布会,宣布加入一家“鲨纹技术”的Sharklet公司,担任全球合伙人……

  就商界而言,这依然是一个风云跌宕、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年份。

  就娱乐圈而言,这也是一个歌舞升平与疑云密布难分清白之年。

  就普罗大众而言,2019年有祖国好看的70周年大阅兵,有996话题争议,当下互联网公司患病员工被暴力离职的质疑,还有科技巨头员工离职事件罗生门的喋喋未休。

  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而我们关心的只是发生在身边的所在乎的人与事。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芳华陨落之后的落寞,懂的人自然会懂。

  而娱乐圈生态与乱象,掺和着社会经济问题,再一次次地刺激着我们的神经。

  02 娱乐至死:新鲜猎奇眼球经济催生的综艺“恶之花”

  演艺明星曾是大家眼中最为艳羡的职业,因为这里有鲜花、掌声还是大把大把的金钱。然而,经历过高以翔拍摄综艺节目猝死一事后,“灿烂星途”背后不过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后的劫后余生罢了。

  艺人的职业特性与生态环境,有着普遍观众认知期待撕裂式的差距。以至于大家不禁感叹,任何一个行业从业者都不容易。或许每个明星成长路上都埋藏着一个个“高以翔”的身影,只是成功后的光芒掩盖了过去的血肉模糊的困惑与泪眼婆娑的辛酸。

  当然,明星演员如此打拼,也跟整个影视娱乐产业寒冬不无关系。

  据横店影视城官网剧组动态公告显示,11月21日开机剧组仅21家,而放到2016至2018年同期,这个数字则为39家、33家、38家,剧组衰减近半。通过广电总局网站查询到的数据也显示,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的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天眼查数据更显示,2019年以来,已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注销、吊销、清算或停业。

  “追我吧”

  11月27日凌晨,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综艺节目《追我吧》时当场晕倒抢救不治身亡,医院方面宣称是心源性猝死。然而,一直有健身习惯、身体健康、平面模特出道的30出头的高大汉子,为何就这样“说走就走”?

  为此,《追我吧》这样一档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的节目运动强度之大,可想而知。据悉,该节目内含梅花桩、飞檐走壁、徒手爬楼等高风险运动,录制时间大多在深夜的城市CBD,对参演人员体能消耗极大。

  而参与过《追我吧》节目录制的演员也纷纷吐槽:钟楚曦表示只录制了两期就因为太累坚持不下去了,还说自己“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而连续录制了几期节目、也爱健身的陈伟霆也表示,每次都录到凌晨六七点钟,实在太累了。强度大、难度系数高、安全风险大,节目设置存在问题显然易见。

  即便是《奔跑吧兄弟》、《摇啊笑啊桥》等也是“体力活”,但毕竟不像《追我吧》这样大多是“高空作业”玩命。更要命的是,《追我吧》里的有些任务还是在嘉宾并不知晓的前提下展开的。

  11月27日傍晚,浙江卫视发布声明回应高以翔猝死,表示愿意承担责任。但是各方舆论质疑声音如潮水般涌来。节目录制在管理方面是否合规?艺人人身安全如何得到保障?还有网友在高以翔出事地300米外发现有AED除颤仪,但当时为何不用?心脏骤停有4分钟的黄金抢救时间,节目组人员有没有第一时间抢救,错过“黄金四分钟”?……

  连央级媒体也在报道中明确提出疑问,从12岁左右就开始健身的高以翔,身体素质良好为什么会突然离世?

  主持人白岩松的话更是一针见血,“从目前高以翔事件的报道细节来分析,高以翔出事的时候显然没有应急的器械以及相关的环境,不能说救护车直接开到身边,或者有体外除颤仪,高以翔就一定能够救过来,但是没有就一定救不过来。”

  12月2日,高以翔吧官微更是发布“二十问浙江卫视”,直指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安全意识薄弱、淡漠生命,对资本的极端逐利,以及对于广大群众要求的充耳不闻。”

  无论如何,对于艺人参演节目过程中的突然暴毙,电视台栏目组方面始终难辞其咎。

  不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追责是必须的,但已不是关键,更重要的是反思。

  “艺人的高风险”

  高以翔的死,再次刷新了演员就可以“靠脸吃饭”的认知,演员职业也有高风险已是不争的事实。

  电视台及演艺公司为追求高收视、高收益不惜不断提高节目难度和风险系数,高以翔出事的一档《追我吧》节目更是标新立异地定位为“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让明星与素人进行高难度、高强度的竞技对抗,在“你追我逃”的硬核竞赛中突破体能极限,以竞技精神俘获观众的眼球和带动大家的肾上腺素和和荷尔蒙飙升。

  而除了《追我吧》,回溯到高以翔4年前参与录制过的浙江卫视另一综艺节目《精彩好生活》也令人咂舌。它就要求参与录制的嘉宾,24小时禁止睡觉。据悉,当时还凌晨录制节目宣传片。可见,艺人深受综艺栏目组折磨已是业界秘而不宣的事。

  而且,高以翔事件只是一个缩影,综艺事故早已层出不穷。例如,释小龙助理在《中国星跳跃》节目训练基地意外溺水身亡。《奔跑吧兄弟》录制过程中,李晨在和金钟国对抗时被甩出去,撞得头破血流,眉骨缝了22针。《爸爸去哪儿》发生了胡军儿子流鼻血、费曼脸被划伤等事故。《王牌对王牌》节目里,张杰在玩游戏时晕倒,脸砸到凳子上导致面部淤青……

  由此可见,节目组首先考虑的是对观众的感官刺激而不是艺人安全,由于导演提前测试游戏节目执行缺乏标准,真人秀等大型户外节目艺人受伤已是常态。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电视综艺方面还没有基本的立规,始终缺乏相关管理机构应进行相应规范。

  艺人参演安全难以保障的同时,行业内竞争的加剧,也促使艺人“失业率”攀升,危机四伏。这,也让众多艺人对制片方或栏目组的“苛刻要求”忍气吞声。

  年轻男女艺人想尽办法“上位”,生了孩子的艺人“复出难”,跑龙套的配角如群众演员“比比皆是”……更可怕的是,企业员工可以转行,但艺人却谈何容易。因此,对于艺人而言,大红大紫时当“多接单”,别等风头一过被“雪藏”或“遗忘”。即便是高以翔这类有知名度的模特兼实力派演员的“高帅型男”,近两年演艺生涯也不温不火、甚至显得“沉寂”,参加《追我吧》这种“明知玩命”的节目,也有“破釜沉舟”拉动人气之意。

  据高以翔二哥在社交平台曝光的高以翔参加《追我吧》节目时的大约66万台币片酬,仅折合人民币15万左右。当然,也据称,高以翔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才友情参与录制该节目。

  而对于大多数“腰部”艺人来说,职场的寒冬更是随时会不期而至。很多艺人常年无戏可拍,综艺节目无疑成为了艺人曝光、拉人气的最佳途径。职场危机迫使艺人无比珍视每一次机会,生病要坚持拍、受伤更要坚持拍,而综艺节目的通宵录制模式几乎成为“标配”,高以翔的死,不过是撕开了每一个过劳“社畜”的伤疤。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影视是“二八定律”极为突出的行业,80%资源掌握在20%人手中,绝大部分从业者身处产业链底层,行业90%是腰部演员,随时无戏可拍,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压。因此,男女艺人在为保持形象“长期节食、营养不良”又要“高强度劳作”,已是业界常态,甚至连经纪公司、艺人工作室工作人员也无一幸免。

  可见,别以为明星就是“靠脸吃饭”、“十指不沾阳春水”,过劳死永不沾边,忙起来还真是要“玩命”的。明星、艺人早已是一个文化产业劳工,如果“你”不是头部演员,如果你不是吴亦凡、鹿晗、黄子韬等明星“流量王”,那对不起,高强度、大量日夜颠倒已是“家常便饭”。

  “综艺热降温之痛”

  随着娱乐产业市场竞争的加剧,梨园唱班、歌舞升平、话剧小品、低成本制作电影等“花拳绣腿”的传统娱乐形式,已很难满足观众日益挑剔的味蕾,各路电视台、视频平台及影视公司都在挖空心思要“出奇制胜”,除了大资本投入大制作大产出,新鲜出奇的“花式”已成为了业界主流。

  电视栏目组只要发现某些高难度设置会带来高流量高收视,他们就会玩命式地增加这些环节。国外的一些综艺节目,还曾发生过女嘉宾被侵犯的事件。而委身于娱乐圈影视产业及综艺节目“真人秀”的演员或嘉宾,自然就成为了执行“上层压力”的标的,艺人的生存压力与危机感不言而喻。为博眼球高流量,让艺人卖惨、虐心、体力煎熬等花式,层出不穷。

  电视综艺节目最早以游戏、问答等为主,后来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真人选秀节目一炮而红,惹来各路资本的海量涌入,视频网站入局后的综艺形式更是突破常规,带娃,旅游,恋爱等层出不穷。由于明星们的体能、私生活和感情细节暴露在观众面前会带来“高流量、高热度”,明星野外生存、运动竞技等综艺节目就持续泛滥。

  而且,综艺节目“艺人真人秀”大肆开展的背后,是资本操作的近乎急功近利的“收割战”。从制作到播出,每一档综艺节目都离不开资本的支持与运作。

  从影视上市公司参与综艺制作,到互联网视频平台的持续投入,再到广告主们为综艺节目付费,不同角色的“大金主”,都存在着自己明确的利益意图与经济逻辑。而这,正是这几年来,电视台的综艺节目越开越多,也越来越大同小异的原因。

  而诸多上市公司影子的“综艺收割战”的幕后,更有着“综艺热”降温之痛。

  回想2014年,上市影视公司争相入局综艺制作领域市场。可惜,经历了5年的“资本收割”,同质化越来越严重的综艺节目,已很难满足观众越来越刁钻的口味,综艺节目热度在逐年锐减。在综艺节目市场竞争白热化之下,节目繁多、题材雷同、成本高企、版权纠纷等问题不断。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影视上市公司通过承制综艺节目,可以跟电视台、网络视频平台 “收视对赌,广告分成”。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电视台与网络视频平台开始培育自身的团队,自制节目,这也是影视上市公司对综艺业务收入锐减的重要原因。

  2018年底,华录百纳出售公司主要综艺业务资产,正是近年来不少上市影视公司对综艺节目投资失利与萎缩的一个缩影。无独有偶,今年以来诸多上市影视公司都在降低其在综艺节目方面的参与度与市场投入。据披露,2019年上半年,华策影9.25亿元的营收中,综艺收入仅为2784万元,占比仅为3%。而回到2017年和2018年,其在综艺的收入营收占比分别为5.39%与6.6%。

  尽管上市公司在缩减综艺投资比重,但综艺节目市场这块“猪肉”毕竟还是摆着那里,还呈增长势头。据九合数据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艺节目广告营销白皮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艺节目广告市场规模接近22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12%,环比增长10.15%。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艺节目植入品牌数量达到546个,产品数量达到697个。

  于是,综艺热降温趋势下,制作更劲爆、出位的节目以吸引观众和广告主,就成为了根本性的出路。有数据统计显示,在综艺节目广告市场中,网服、乳制品、美妆、饮料、3C行业位居前五。这些行业,堪称综艺节目的“神助攻”。

  为此,综艺节目剪不断、理还乱,唯有继续“野蛮生长”。

  只是,继高以翔事件后,相关节目制作设置与安全系数等方面会更趋于合理,一路狂飙、横冲直撞的综艺节目也会在舆论质疑声中开始“脚踩刹车”。

  因为,当一艘叫“铁达尼号”的邮轮沉没后,就不会再有第二艘船叫“铁达尼号”。尽管不保证下一个不叫“铁达尼号”的轮船100%不会沉,但,至少“灾难式”事件过后,会有更深刻的反思、整改、甚至立规。

  03 生而为人:对不起,我们只在别人跌宕人生世界路过

  俱往矣,斯人已远。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据悉,高以翔告别仪式将于12月15日举行,随后将安葬于金宝山墓地长眠,与歌星邓丽君、大导演胡金铨等为邻。12月3日“头七之日”,高以翔爸爸意外摔倒,可见这位在一段时间以来、在媒体面前强颜微笑却承受巨大丧子之痛的老人家是多么的疲惫。

  优秀艺人英年早逝令人痛心,而高以翔以死“付诸一炬”,也换来了社会对娱乐明星健康的关注、对影视资本市场急功近利的反思。当然,还有来自公众及媒体舆论的群情汹涌。

  回溯到12月3日高以翔头七之日, “二十问浙江卫视”的话题,阅读量到达了14亿,讨论数也超72万条。

  而且被网传的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赞助商也受到牵连,一经曝光就受到抵制。于是,求生欲极强不少品牌方马上出来澄清,称已取消和浙江卫视的跨年合作。而网上频传的参加跨年演唱会的明星,有多少出席还是未知数。

  有消息称,杨颖已和浙江卫视闹僵,宁愿赔付违约金也不参加浙江卫视的跨年晚会;而陈伟霆和他的团队也拒绝了浙江卫视,赔付了违约金。照此趋势发展,这次“三年领跑 跨年回归”主题的浙江卫视跨年晚会,恐怕会是历年来最冷清的。

  而且,那一边是对电视台的打压,这一边是对艺人的缅怀。12月4日凌晨,高以翔登顶微博电视剧大赏男演员第一。而这,也缘起高以翔去世前最后一篇微博称,是他的作品《彩虹的重力》入围2019年度微博电视剧大赏百部优秀剧集作品。为此,为缅怀高以翔,最近各路明星及其粉丝都号召大家给高以翔投票。而全网粉丝的共同努力,也给高以翔坚持了半生的演艺事业画上一个句号。

  2019年堪称一个“魔幻之年”。

  不但程序员、互联网公司职员的猝死不是什么新奇事,连明星的被胁迫与生不如死、甚至过劳死,都已不是谣言。马大帅“996福报论”开炮后,没料到互联网企业“暴力裁员事件”再起波澜,更没想到还会有科技巨头的“离职事件”;今年,出演过《大长今》的韩国女星全美善宾馆自杀,送别女星崔雪莉后,没想到还会有具荷拉相继,看《追我吧》,没想到突然会少了一个高以翔……

  现在网上还流行这么一句话:出身985,工作996……既然互联网巨头企业、科技巨头都会相继爆发发人深思的职场问题,其他中小企业更是无需赘述。那么,究竟是公司制度管理无情压迫还是经济大环境下无完卵?

  “我们”不再是看客。面对大家眼中腰缠万贯的各路明星的摸爬滚打“舍命式”辛苦打拼,还在埋怨996的我们,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而言,我们也如太宰治所说的那样: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那么,就芸芸众生而言,那些遭受不幸或不测的明星艺人是不是要向公众说声,“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生活的平静”?

  过犹不及?

  世界著名的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著有《娱乐至死》里写道,“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英年早逝与过劳死可能是随时的事,树倒猢狲散。活在当下。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然,人非草木怎能无情?珍惜自己及身边的人,或者能陪你到最后的只有自己。

  最后,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希望往生者天堂找到慰藉,有轻生之念或艰苦打拼者能振作过上不一样的人生,而对于芸芸众生的我们,无论世事烦嚣嬉笑怒骂,生而弥坚。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为此我们还在叩问真相。

  这并不应仅是一场祭奠。

  尽管,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高以翔的死,其实只是娱乐圈诸多问题的一个剪影。

  人生不易,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老婆孩子热炕头,这种常人的生活,有时候连明星都觉得奢侈。

  平凡的“我们”唯有庆幸,在别人精彩跌宕人生中静静地路过。

  刘永煊,品牌营销策划人,自由撰稿人,资深公共关系行业人士,深谙品牌诊断、市场营销与公关传播之道,对家电、IT、快速消费品、互联网、汽车、游戏、电商等行业的品牌与市场推广有深入研究及多年实战经验,曾服务国内外众多500强客户,欢迎交流与约稿。

  个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ongxuanliu2010,邮箱:Yongxuanliu@126.Com,微信公众号:Shangzhancq,自媒体号:商战春秋(仅进驻“网易、搜狐、凤凰、一点资讯、腾讯、天天快报”新闻客户端,其它平台如有疑似账号均为假冒);刘永煊(头条号、百家号、大鱼号)

  PS: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作其它商业用途。

  本作品由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品牌联盟网,作者:刘永煊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